【御泽】无聊至极录 6

随着人潮出球场后我发现竟然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仓持洋一。他要干嘛,我心虚地打了下鼓。

回拨回去,经过漫长的几声嘟……嘟……啪嗒,接通了。

 

仓持简直就是个及时雨,是世界好恶友,是功用十级的工具人。他让我今晚有了着落。

我站在阪神甲子园门口,被他逼问是不是和谁都没打招呼就私自去了甲子园。其实也算不上逼问,他笃定得要命,只不过坚持要让我亲口承认然后谢罪而已。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乘车到大阪,刚出车站就被他揪住了后脖领子拎出人流。喂喂喂喂,别随便地把我当泽村对待啊!

我把领子扯平,说道,你毕竟矮我这么多,勉强做这个动作会突显你的缺陷的。

后脑勺当即受到暴击。

难为你居然能打到我脑袋呢。我不知死活地继续开嘲讽。

您这张嘴是不能好了是吧!他站定在我面前指着我的鼻子骂道。吃饭了吗?

没吃,你请客?

想得美,跟我去买菜然后做饭任务归你。

 

没想到出门在外还得充当劳动力。我把一包脆皮豆腐扔进购物篮里仰天长叹,忽然琢磨出不对味来。不对……不对不对不对,我出门在外为什么还要给你免费打工?你现在是个富人了吧?

是这样的没错。他背着手踱老板步。但我决定当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成全你做女房役的愿望。

我没有这样的愿望啊。

少装蒜了!仓持单手抱胸做了个中指虚空推眼镜,老谋深算式的动作。我早就一眼把你望到底!

我翻了个白眼。

 

所以你到底打算做什么,这么多材料。他看我从购物袋里一样一样往外清到厨房台面上,终于盯着我清出来一包方块固体火锅底料。他眼明手快地抄起来道,啊啊,意图明明很明显嘛,装什么大尾巴狼?

你如果真这么想就太天真了,夏洛克·望到底·福尔摩斯同志。我顿住动作,学他的姿态推了下眼镜,然后用两根手指指着他。我早就看穿你家肯定没有电火锅了!

他大叫失策。所以你到底要做什么?

我原地思考了一下,觉得需要用更加惊世骇俗的名称唬他,于是回答道,这玩意叫瞎几把乱炒,敬请期待~话说你家调料在哪里?

仓持肉眼可见地沉默了。我心头升起不好的预感。

半晌过后他终于略带艰难地和盘托出,没有,什么也没有。

滚,我干脆利落把他踹出了门。

 

你的,瞎几把乱炒,真的,很具有,威力。仓持边吃边哭。

我看他喘得跟哈巴狗似的,鼻涕纸成堆,心里打颤,有点良心发现地道,您要不还是歇会儿?

我怎么会在这种地方输给你!!!他被激起了奇怪的胜负欲。我猎豹大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一世英名,折在你这种小人手上!!!他拿筷子尖指我。

但你现在照样没什么说服力。我倒了杯水塞他手边。听说牛奶更解辣,你有吗?

然后他迅雷不及掩耳地冲到冰箱边开着门吨吨吨了大半盒一升装。

我撑着脑袋看他笑话,慢条斯理道,其实解辣方法挺多的,可惜你家太荒芜了。说起来你难道没发现你落得如此凄惨的根本原因是你自己非要中我的激将法吗。

我他妈,他来了个大喘气,哪知道你这么牛逼?咱们,同吃同住了三年!三年!我都没发现你是个变态辣爱好者?

拨了拨平底锅里的菜,捡出几个干辣椒扔掉。还好吧?算不上爱好,只是天赋异禀而已。你自己说的底料不全放下去不是男人。

行吧。他大马金刀盘腿一坐,牛奶盒子顺势往桌上一磕,听里面晃荡的水响应该所剩不多了。反正我以后绝对不会再中你的奸计!

所以你这算认输了?我专心从锅里挑土豆片,挑干净了决定心满意足开始扒饭时被仓持横插一筷子。

土豆片还回来!!!我还能再战三百回合!!!

身残志坚!我给他竖了个大拇指。

 

我拖出沙发底下装游戏卡带的藤箱子,听见仓持哗啦一声把一摞碗堆在水槽里,然后洗手收工逃避今晚的责任。我忍了又忍,终于没有老妈子发作逼他回去给洗了。

他开冰箱探进去翻了半天,找出来两罐啤酒晃荡着问我要不要。

我抬头瞅他一眼道,你悠着点,我担心你明天菊花不保。

滚你妈,他开始骂人,转而拿了两罐冰茶。

你收藏很丰富啊。我把那箱卡带从上翻到下,被数量惊到了。你以前可没囤这么多。

仓持按开电视,扔了个手柄给我。那当然,我现在就这点追求。

肤浅。我鄙夷。别的不说,不还有一军和先发名单当你眼前明晃晃的胡萝卜吗?

能一样吗!他啪嗒开了罐茶,趁我不备拿罐身往我脖子上一贴,冰得我一哆嗦,他在旁边嚣张地嘎嘎直乐。打球就是工作!把工作追求和业余爱好追求混为一谈还是人吗。

好像也没什么毛病。我盯着天花板上的吸顶灯。那你如何看待你的职业前景?

你这么聪明。仓持哗啦一下坐下,从沙发上掀了俩抱枕下来塞腰腹间往前一趴。难道就看不出我不想提这茬吗?别废话了,陪我打双人模式。

 

于是我被赶鸭子上架,还要被仓持嘲笑水平差,说我能把地面打成筛子也打不着人,人体描边都是抬举我。我告诉他如果想让我配合推剧情就给我闭嘴。

他指挥我,你看右边那个图标,对就那个键是任务栏,现在你去西边教堂里找NPC就能触发下一步提示。

你不跟我一起去啊?

我这波敌人还没刷完,你快去。

行吧。

我其实不算很容易感受到压力的人,但我巨烦被困着出不去和找东西找不着的感觉,这俩特像,一遇到我能立马躁上天。上学期有人拖我去密室逃脱凑数,那种东西嘛,凭我的智商只有被虐菜的份儿,所有全程处在出又出不去,看又看不懂的状态,差点焦躁得我当场嗑指甲。结果人家还很贴心地问我是不是有幽闭恐惧症,我特么简直无以辩白。

所以这狗屁游戏把我困在一个地方不知道出路在哪儿更不知道目标在哪简直两项都占全了啊,呵呵。

你怎么还没到?我怪都清了,你这在哪儿呢。仓持在旁边撑着头幽幽地说。

我暴躁道,我怎么知道。

您真是人才。仓持拍我,示意要接手手柄。这张图都带你跑三遍了您还能窜死胡同里去。话说这旮沓我都没进来过你究竟怎么找到的?

那是我的错吗。我抱臂看他熟练地退出去然后找准方向一条直线奔进了教堂。一个小城镇还非弄这么多死胡同不是设计者有毛病么。

仓持嗤笑一声,甚至懒得正面怼我。

我反正属于游戏天赋极度有限的那类。大概还是小学那会儿,亲戚家小孩新添了台游戏主机,拉着我打卡丁车,人家都到终点了,我还在一次次反复往河里开。

 

 睡到半夜小腿肌肉忽然僵直,剧痛把我从梦里折腾醒时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缩成了个虾米。在黑暗里坐起来正打算把腿筋抻开,转头发现床上仓持捧着手机跟照着鬼火似的。他发现我的动静,啪一下把灯拍开。眼花。

喂,你干嘛呢?

你才干嘛呢。我打直了腿勾起脚尖往回掰,疼得龇牙咧嘴的,勉强够着手机看了眼时间。都三点了还这儿熬呢?

我他妈窜稀到两点你还有脸跟我说这?!

我一愣,半天才反应过来开始控制不住狂笑。草,我要肚子也抽筋儿了可怎么办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都是你自找的!他从床沿伸出脚丫子踹我一脚,害我滚出被窝倒旁边地上。

唉唉唉疼疼疼!!!

我刚看你独自一人睡得死猪似的还不平衡来着,没想到报应来得这么快。仓持鼻孔喷气。

是——您好人有好报——我奸人自作孽——行了吧——平衡了吧——我爬回被窝里盘腿儿坐好,仰头看着他,擦掉笑出来的眼泪。

这还差不多,你终于会说人话了。他感动地伸手摸摸我脑袋,然后手指指着我比划。你,趴好,我给你踩踩腿。

行吧,我心说,那我也相应地稍微感动一下。

不过他其实踩得挺敷衍的。

话说你今儿到底是怎么知道我去甲子园的?我忽然想起这茬。

诶?我居然还没跟你感叹这事儿?!

仓持瞬间不怀好意的神情让我有点犯怵。所以怎么的?

中午那会儿刷趋势就看到你了。他戳着屏幕翻翻找找,过了一会把手机扔给我。诶呦我的妈呀,你看评论,能尬死我。

什么玩意儿?我疑惑地捡起手机。页面停在评论区,满屏都是“哥哥正啊”、“这个我可以!”、“推主上啊!!!”。

今日份甲子园美色tag,思春少女们的意淫素材集散地。仓持式棒读在耳边响起。

我点开一个评论垂涎emoji表情的人的主页,往下划,举给仓持看。也有思春少男。

嘿嘿嘿。仓持式假笑。你说他们拍选手也就算了,连路人都不放过,路人不放过也算了,你这种质量的热度居然还这么高?我非常怀疑当代人的审美。

你就是当代人中那最特立独行的猪,犯不着拿自个儿以偏概全。

他正中红心狠狠踩我屁股一脚。

我双手合十冲他低头。对不起,我不该在被您拿捏着时嘴臭。

 

照片里的我半回头,露了侧脸。我认出这是早上排队买票被老头叫住的场景,前后都是如龙的队伍。

我指着被我挡了一半的人问仓持,眼熟吗?

他抽过手机,仔仔细细地看半天。这谁……下半截话被他咽回去,加长了沉思。有点微妙的熟悉感,他模糊地下结论。

你还记得去年那个甲子园鬼畜剪辑不?

呐喊大爷?

Bingo。

卧槽,这都被你勾搭上了?!他用不纯的眼光上下打量我。没想到你还有运气buff体质?

就我?我嗤笑一声指着自己。说我有运气buff你良心不会痛吗?

仓持少见地沉默了。

睡觉睡觉!他把毯子往身上一裹,伸手拍开关熄了灯。啧,自说自话的家伙。

 

但说实在的,青年男子激情夜聊一般会直接提高入睡难度,同理,青年男子激情夜刷手机也会提高入睡难度。仓持两项都占全的,现在应该像个负责看守财宝的铜铃眼的狗。

他在床上辗转,还是忍不住开腔。喂,御幸。

我绷着喉咙不吭声。

喂!他甩了个枕头砸我。别装蒜!

干嘛!我翻过身抱住他的枕头据为己有。

没什么。

我差点气笑。有屁快放,你明天不用去球团吗?

明天是周末!你个放暑假的傻逼!

而且。好不容易安分躺下的他又一骨碌坐起来。我们现在的流行表述是去上班或去单位。

太社畜了吧?我打了个寒战。你这么快就向朝九晚五屈服了吗?

我是被社会鞭笞过的灵魂,没你那么矫情。仓持厚颜无耻道。跟你讲个八卦,去年和我同宿的那个人,前阵子买了辆骚蓝色的MacanS,出手就是近千万。

这么浮夸?虽然这种轶事并非第一次听说,但如此近距离的实例还是让我小小地表示了一下惊讶。

他原本垂涎卡宴,无奈退而求其次。看起来是挺一掷千金、豪气干云,但那家伙是下了血本的,两年多存款吧,现在甚至没余力搬出宿舍。他先一年进的球团,选秀顺位也不高。

明明是个穷奢极欲的故事怎么被你讲得这么凄惨?被无良资本收割的无知韭菜的既视感?

你看问题的视角还挺有社会责任感?仓持挤兑我。实际上他的初衷非常朴实无华且枯燥。

我抬抬下巴表示感兴趣,不知道仓持在一片黑暗里看到我的肢体动作没有。

就是为了泡妞啦~

切。我发出喝倒彩的嘘声。

那家伙母胎单身二十年,买车后立马在社交动态里po出了性感成熟女友。所以这里有个鸡生蛋经典问题,他究竟是先有车后有女友,还有先有女友后有车?

我投后者一票。我举手道。

为什么?

感觉!

你小子……仓持声音很危险地压低下来。不会有什么最新经验没和哥哥我交流过吧?

没有啊,嘿嘿嘿。

是我疏忽了呢。仓持目光炯炯锁定我。被清纯可爱女大学生环绕的御幸选手,究竟怎样才会动心忍性呢?

我脊背毛毛的。

下一秒仓持一招饿鹰扑食,翻下来勒住我脖子。我在心底哀嚎,传统艺能格斗技请不要拿我施展啊!!!

从实招来,你的first kiss和virgin night还在不在?

在的,在的,猎豹大人!

他胳膊骤然收紧,从我喉咙里憋出一声尖啸。他凶神恶煞继续拷问,是真的吗!

不是,不是的,大人满意了吗?

果不其然他的力道忽然泄去了。仿佛难以置信一样,你说什么?

我说!是假的!我赶紧往旁边躲。

哪个是假的?

前者。

行吧。仓持嫌弃似的拍拍手。来吧,自行交代?

那就是个意外!我气结,并费解于他熊熊燃烧的八卦之心。我们知名恶友组青道双煞是何时变成如此肤浅的关系的呢。

像双马尾少女迟到叼着涂抹果酱的面包冲过路口与恰巧同样迟到的狂奔少男相撞交叠摔倒并嘴唇对嘴唇这样的,意外吗?

差……差不多?我虚着气回答。

你还真是不要脸呐。仓持发出啧啧称奇的声音。我在炎炎夏日对御幸一也春情荡漾的故事其实没什么兴趣,但你一脸欲言又止的神情让人不由得很在意。

我收紧下颌静静听他说完这一席鬼扯的话。仓持是个异常敏锐但脑子不清醒的家伙,常常踩中要点自己还不知道。他念书时属于在文科客观题上有如神助的天赋型选手,旁人向他询问偏僻得分点的思路,他永远只有一句话,“自然而然吧”。

没有追求时灵感就会到来,有追求时灵感就会消失。

不知道西西里岛的张狗蛋最近过得如何。她流动的发丝在眼前飘过,海风的咸味,和她拂在我脸上有湿气的鼻息,还有我冲口而出话消散在回忆里。

我确实有很想说的事,我最近刚发现,我非常非常非常……喜欢,泽村——

蝉鸣穿透两层窗玻璃,陪着月影刺进来,落在我身上。没有人声。

——英梨梨。

我喜欢泽村英梨梨!

滚啊!加藤惠宇宙第一!!!仓持猛虎咆哮。

 

糟糕的过往让我不敢在熟人面前吐露与泽村有关的任何事。

作为一个幸运E还性格恶劣的人,我大概是没资格喜欢泽村的。荣纯,他的名字仅仅念起来就有无尽的温暖和光芒。我刚进大学那会儿,几乎切断了和所有人的联系,只有泽村如陨石一般带着光和热砸进了我的生活。然而没来得及触地,就化在了大气里。

是我日复一日地磨穿了他的耐心吧。

看见他在球场门口故意绕道走,看见了他的消息故意不回,在他面前假装不在意故意和别人搭话,两人的场合总是故意先走一步,面对他偶尔流露的抱怨和谴责故意装作听不懂,故意说出去他的糗事,故意贬损他。

那时候我真是拼尽全力想要将他甩脱。

我理应注意到万圣节的糖是他手工做的却故意选择性忽视。还说出那样轻描淡写的话。

我甚至坚持认为他在无理取闹。然而那晚所发生的,只不过是长久失望以后不可控的爆发。

然后我猝不及防地终于搞丢了他。这本该是如我所愿的事,但情绪却背叛了想法。我说我只是没有准备好,但我也知道那是借口啊。于是又陷入自怨自艾,这是我如此孤僻地活了二十年的代价吗,是我任由他人接近我却从不尝试接近他人的代价吗,是我养成口是心非的恶习的代价吗。

所有人都在告诉我不要那么阴郁,唯独泽村没那么说过。他明明在用最和煦的方式接纳彼时软弱又可悲的我,我因为无聊的偏见悍然撕碎了那一切。

啊我究竟是怎么想的来着,竟然已经模糊到无法自洽了。我嫉妒他的好人缘和尚未定型的未来,失望他对所有人的一视同仁,又痛恨他对我依然热切到虚伪的态度。我在每一个故意背后都会偷偷观察他,他察觉了吗,他会怎么反应?当发现他一如往常地忽略我的恶意,大脑则会充斥扭曲的愉悦。

我会对他述说针对命运的愤怒和仇恨,用很偏激的语气描述新生活接触到的人,当他安安静静接受我的负面情绪,用明亮的眼睛望着我时,我又会在心里嘲笑他。哈哈被骗了吧,我不需要你,你和这些情绪垃圾在我心里是一路货色。

于是命运再度不曾手下留情。

 

四分之一决赛,青道在森良手中败北。那场比赛是和仓持一起看的,后来经由辗转了几轮的消息来源,得知当时泽村也有在现场。我在内野,他在外野,中间相隔重重人海,仿佛中了永不相见的诅咒。

 

在我好不容易认清了一切之后,后悔得几乎落下泪来。

— — — — — — — — — —

存稿没有啦 有缘再见吧

这里到了一个节点 再之后就进入了第三年 是重逢和谈恋爱的日子

但我不会写谈恋爱 所以写不下去可能会直接蒸发 感谢读到这里的人

(我写这种东西打cptag是不是涉嫌tag欺诈)

2020-06-18 评论-5 热度-16 钻A御泽
 

评论(5)

热度(16)

  1. 共1人收藏了此文字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