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无聊至极录 7

 “我后来在网上搜过你……就……你好像真的很厉害。”品川秀中对于说出这样称赞人的直白话明显感到害臊。

当然我听着也有点。

男人何苦为难男人。


我是在社团招新现场遇到他的。

棒球部招新当然简单得要死,有没有人来没所谓,毕竟有潜力的新生都是球探早在高中时期就挖好了的。而别的文艺社团则完全是两种画风,堪称花枝招展,争奇斗艳。我被橘透拽去当了她们校刊的苦力。

顺带一提,橘透是个女的。

不知道你们从我先前的叙述中有没有察觉,即使匪夷所思但是真的,在我知道橘透这么个人最初的一年半多一点里,我一直以为她是男的。

她当初瞪着翻白的眼珠问我,你究竟脑子是怎么长的才能蠢成这...

【御泽】无聊至极录 6

随着人潮出球场后我发现竟然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仓持洋一。他要干嘛,我心虚地打了下鼓。

回拨回去,经过漫长的几声嘟……嘟……啪嗒,接通了。


仓持简直就是个及时雨,是世界好恶友,是功用十级的工具人。他让我今晚有了着落。

我站在阪神甲子园门口,被他逼问是不是和谁都没打招呼就私自去了甲子园。其实也算不上逼问,他笃定得要命,只不过坚持要让我亲口承认然后谢罪而已。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乘车到大阪,刚出车站就被他揪住了后脖领子拎出人流。喂喂喂喂,别随便地把我当泽村对待啊!

我把领子扯平,说道,你毕竟矮我这么多,勉强做这个动作会突显你的缺陷的。

后脑勺当即受到暴击。

难为你居然能打到...

【御泽】无聊至极录 5

前园又更新了动态,这次不再是图了,还付了大阪的定位。我点击“展开全文”那个按钮,竟然蹦出来一片超长的文章。卧槽,卧槽,这是前园吗,这真的是筋肉狂魔前园的动态吗?瞧这企图装出和风细雨岁月静好甲子园是青春与爱的叙述风格,是被国中文艺青年附体了吗?甲子园是这么能洗涤人灵魂的地方吗?

果不其然评论区收获了口风一致的嘲讽,我也及时跟风发了串哈哈哈,必须展示出新时代青年良好气度之落井下石。

仓持的最新评论跳出来:你等着我去打你,我离你可只有三公里,必定让你付出把我尴尬得脚趾抓地的代价。

一个个的怎么都在那片儿。

心底有股热流不受控制地涌出,顷刻间激动得差点拿不住手机砸脸上。点出查找交通票务的应用,...

【御泽】无聊至极录 4

去年六月全国赛过后,我们学校棒球部理所应当开始新一轮洗牌,正捕是四年级的,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三年级的ACE似乎因为更换搭档低迷了一阵。

这年青道在奥村、由井一行人的带领下再次冲进了甲子园,简直是个奇迹。没有种子权的甲子园,连续三年是个多么可怕的概念,稻实和市大三怕是给气死了。不过青道地区赛时运气也是真的好,第一场抽了个新冒头的学校,人家棒球部刚成军一年,第五局比分终结在23:0,开门红。

七月下旬我每天忙训练,没空去神宫看西东京决赛,但当休息的空闲看见手机锁屏上跳出通报,我贱兮兮地在心里嘲笑东京激战区倒霉的对家们。

与此同时,我个人霉运的康庄大道上终于竖起了南天门,时运调头绕进了弯弯曲...

【御泽】无聊至极录 3

结束了?有栖川从手机上移开目光瞅了我一眼。

嗯,结束了。

有什么见闻?

好像没什么值得说道的?哦,我们组那唯一的女孩居然和我一天生日。长得好看,性格奇怪。所以说星座丝毫不靠谱嘛,明明同一天生的,性格不还是天差地别?让你女朋友别再沉迷此道了。

和咱同年?

不是,小两岁,念高三。

高三这么闲?

美帝的高三,还剩年高四。

啊!羡慕这样美好的青春啊!有栖川把手机啪叽一扔,从枕头底下掏出本漫画开始翻,嘴碎应付我,性格不同也好说,不同年星盘不一样呗。

我对他的诡辩翻了个白眼。反正挺逗一女的,她说以前留短发时走街上,有老美大叔问她是不是BTS,后来头发留长了又有人问她是不是TWICE。...

【御泽】无聊至极录 2

 回顾人生时,某些节点会显得异常沉重,让你觉得:啊,这就是命运的转机;或者:啊,这就是不幸的源泉。

但命运是只能回头看得的,往前看则会身陷不可知的苦痛。我深知如此,但仍然不免为此大悲大喜。后来命运的变化球将泽村再一次带到我身边时,我茫然无措了很久,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会是开始还是结束。

泽村的发梢和瞳仁都被过曝的阳光稀释了。他在春光中问我:“御幸前辈,你相信命运吗?”

恍恍惚惚地完全无法做出有效回答,只能顺从本能反问出口:“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少女漫画?”


直到去年的进入盛夏,我依旧未能真正归队,自然也无缘六月明治神宫的全国大学棒球选手权大会。这段漫长的空白期就像诅咒一样...

【御泽】无聊至极录 1

这是磨磨唧唧写了七个月还没写完的中短篇,囤了快三万

本想写完再发,但我怕还没写完lof就挂了,遂不要脸慢慢放上来

日后谈,第一人称,私设如山,原创人物一大堆,恋爱感稀薄,如题特别无聊

_ _ _ _ _ _ _ _ _ _


事先说好,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无非是过去两年的乏味生活,如果阁下想看的是完满的情感故事,大概率是要失望的。

啊啦是又臭又长的故事真是对不起呐(笑)。

***

我以前觉得泽村是个没脸没皮的粘人精,纵使分开以后也能时不时制造些动静让你注意到他。一年级时就连我舍友,有栖川龙介,都不幸处在他的影响力辐射范围之内。

彼时高三的泽村丝毫没有半点升学党的自觉,隔三差五蹬...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