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末路的英雄 Ⅴ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 — — — — — — —


洛亚尔张着眼睛瞪着虚空,脑子里想象自己灵魂离体,隔着视网膜上呈现的暗色无物,望见自己如僵尸一般瞪大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光的场景。

他心悸不断,根本没办法潜入无意识的深海。

每次期末或者赶死期的时候,都能见着学生约好了似的哀嚎着祈求上苍能赐给他们四十八小时的一天,然后爆肝弃眠。洛亚尔总能被他们把二十四小时当四十八小时用的顽强精神惊吓到,外表看来他自己虽然是个作息极其不规律的夜猫子,但从来无法清醒着熬过凌晨三点。如此这般谨慎一点表述,其实洛亚尔充其量是个时间表比常人推迟两个小时的作息规律的人。

洛亚尔不去看手机也能清晰地感受到时间的跳动,他的离体灵魂不安分地左飘右荡,连带着时间流也飞一般的变成急湍。这个感受让他非常难受,心焦得快要喘不过气来,几乎沦落到强迫性注意到“自己正在呼吸”这个事实。他发现自己无比在意他和凌晨三点的距离,“到了吗,到了吗”如同洪钟,避无可避地不断敲在他的意识上,还夹杂着一些关于的白天纷乱记忆。

凌晨三点并不如何特殊,洛亚尔也并非撑不过凌晨三点。事实是,经年累月的经验告诉他,如果轻易越界,则必然会迎来隔日午后偏头疼的造访。所以他在惧怕,即使没有直接想起并抗拒偏头疼这么个后果,他依旧本能地惧怕着超过凌晨三点的死限。

就像巴普洛夫的狗。

他尝试放些传说催眠的音乐,定了二十分钟自动关闭的功能。当声音舒舒缓缓的落下时,他觉得自己完了。

屏幕幽幽亮了一下,格林厄姆的回复姗姗来迟,千里之外又刷了一波存在感:“假又怎么了。这才是多数人认知中的极光。你这种被锉灭了幻想的人真是太可怜了。”

 

阿格妮丝今天似乎不再那么热切地对待他们俩了,只是兀自干自己的事情去。洛亚尔不由得惶恐了一下,变化总意味着某些错误的发生,他思索无果,转脸儿注意到了吉森鬼鬼祟祟的神情。

“怎么?”

吉森夸张地运用他的四肢和表情企图让洛亚尔安静一点,收到了“完全不明白”的反应。他两腿儿一蹬,乘着滚轮椅子从长桌另一头滑行到洛亚尔旁边,耳语:“拍下来呗。”

“拍下来也没什么用。”洛亚尔状似无所谓地轻笑,手底下抄录工作没受影响,“人家禁止,就算我们拍下来了,最后也没法儿当做研究成果发表。”

“不打紧不打紧。”吉森贼兮兮地掏出终端开始他的计划,“备个份总没错的。”

洛亚尔勾起嘴角,不加制止。

“我们这两天工作量不算小谁知道有没有犯些奇怪的错误,备份提高容错率嘛。”吉森一心三用,讲着歪理,手底下对着焦,眼睛还不断往门口瞟,“你让让,我先照了你这部分的内容。”

 

阿格妮丝秉承着友好的态度,天幕全黑也没有赶他们。虽然冬季的北欧大陆下午三点半就进入夜晚,他们还是对允许自己在馆内耗到五点钟的宽宏大量的阿格妮丝同志表示了感激涕零。

阿格妮丝确乎当的是闲差,午后开始就时不时兴味盎然地观赏他俩完全不敢松懈式埋头苦干的姿态。最终他俩依旧没有誊录完,洛亚尔虽然不觉识别上有任何困难但囿于头疼和对文献整理格式方法的不熟悉,而那边吉森跟他正相反。

原本因为吉森终端中存储的几个G高清照片而产生了无与伦比的底气,洛亚尔精神都懈怠了起来,然而阿格妮丝有如游丝般的目光让他锋芒在背,捏着签字笔愣是不敢停。他想起上大学前的学生日子,偶然搞到了考试答案,飞速地填完试卷以后却没胆子潇洒地提前离场,不得不持之以恒地在草稿纸上写些反复的计算。

他的脑壳仿佛泡在冰水里一样,已经持续阵痛的几个小时,最后不得不趴在胳膊上,文字在他的视线里全都变成了斜体。纸张被墨水晕过的地方龇出波澜起伏的毛刺刺,洛亚尔使劲儿眨了几下昏花的眼睛,错觉在深色的墨迹下看见了另一层浅灰色的痕迹。他挣扎着撑起头,正视过去然后断定那确实是错觉无疑。他的脑袋不堪重负地轰然倒下,磕在血肉的小臂上依然发出了咚的一声闷响。洛亚尔不由翻了个白眼。

吉森对这样的洛亚尔见怪不怪,他的偏头疼虽然不是三天两头发作,但也毫不稀奇。

中途洛亚尔坐不住了出门去溜达,室外的冷空气如一股微小的助力,把他涨疼外扩的头挤压回去,把眩晕恶心感小程度临时冻住。阿格妮丝站在博物馆大门口抽烟,看见他出来很自然地打了个招呼,凑上前来。洛亚尔其实不厌恶别人的亲近,他只是不乐意和喜欢抛话题给他的人打交道。把我当树洞就可以了,我可以偶尔给点回声,他是这样想的。

他的目光落在阿格妮丝夹烟的手指上,不及安娜修长,但极其骨感。烟雾和呼出的水汽一道袅袅而上,盘桓一阵融入冰冷的空气。

“呦,你们是明天就要走了吗。”她张口问道。

洛亚尔停下戳着太阳穴的动作,空白了两秒:“是的,我们本来计划周一来的,但因为临时有课就匆匆忙忙安排了周末的行程。”

“那真是不容易。我周一调休,你们如果是明天到的大概就不会认识我了。加个Skype吗?”伴随着阿格妮丝掏手机的动作,她忽然提议。

“嗯?”洛亚尔表现出一丝迟疑,但明显不被采纳。

“互加好友,没事儿联络。”女性外露的期待让洛亚尔根本没办法拒绝。

“我其实不太常用。”他嗫嚅着讲。

对方宛若诚恳地回应:“无妨,相逢即有缘。”

新的一阵刺痛袭击了洛亚尔的脑仁儿,裹挟着某些叛逆又震惊的情绪。相逢即是缘?简直是屁话,我就算没遇见你,也会遇见别人,没什么不同。

2018-08-06 热度-7 AZ奈因
 

评论

热度(7)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