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奈帆对谁说 Ⅴ

Ⅴ.

世事吊诡,就像伊奈帆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沦为所效忠的国家的阶下囚,洛亚尔没想到自己作为一个狱警会被囚犯逼疯。

A13小岛无时无刻不能给人以风雨将至的感觉,因为这确乎是事实。然而近来洛亚尔感到某些毁灭性的东西在暗潮涌动,无休止的糟糕预感令他神经格外衰弱。伊奈帆,那个看起来应该比较敏感的中年男人,却表现得正常无比。除了夜夜失眠这种事。洛亚尔怀疑伊奈帆早就患上了一定程度的酒精依赖,使他能瞪大眼睛一次次看完月亮的东升西落。

他神经质地念念叨叨,直到越来越频繁,而且特地让伊奈帆听见:这么活着未免太过痛苦。像等着伊奈帆开始逐一发现这座荒岛的不对付。两个人不合节拍的呼吸仿佛欲将海潮掀起。

某次伊...

伊奈帆对谁说 Ⅳ

重温的时候感到文中的梦是何其鬼畜。当初这梦切实发生在我身上时,没错,那胸的质感,就是我自己的啊!

— — — — — — — —

Ⅳ.

洛亚尔总是在很久以后的某一瞬间意识到很久以前的某一瞬间发生的事,他常因此觉得自己很愚蠢,很二缺,或者颠倒过来,觉得自己这种事后诸葛其实是智慧的体现。只是他从未因此体会到恐惧一类的情感。

然后,同莱艾·阿里亚修在一起的某一个时刻,这个疑似女儿控的中年女人和反射着刺眼阳光的大海让他终于清晰地知道了,从某一个时刻起,他被一种静谧的绝望包裹,无法用吵闹喧嚣宣泄,只得越积越深,直...

伊奈帆对谁说 Ⅲ

继续补档。我决定认为这是我写得最好的一章,前面没进入状态,后面就开始为神棍而神棍了。记得当时我查了德国行政区的分布、宁芬堡相关甚至货轮的构造233

“一瞬间S眉间紧缩,山脉拔地而起,江河奔流。”这句话指的是耸立的眉峰和汹涌而下的泪水,不知道是不是没人看懂

— — — — — — —

Ⅲ.

“我曾一度住在慕尼黑Allach区,那一带能看见巴伐利亚高原上典型的一望无际的原野,常常吝啬于在视野里出现即使一幢建筑物。我倒是挺喜欢那里多雨的,全年太阳都软绵绵的天气,懒得给人太多不必要的花样和惊喜,就像现世界的生活。”

“真是平凡人的想...

伊奈帆对谁说 Ⅱ

Ⅱ.

第二天是星期日,正常来说信徒们应该去教堂做礼拜。洛亚尔很怀念小时候母亲领着自己去教堂的日子。她总是一手牵着自己,一手挽着要好的女伴西格蒙德阿姨。三人混迹在熙攘的人群中,然后他便听见母亲低声用一些肮脏的字眼儿来形容上帝非要在第七天安息是一件格外愚蠢的行为,这使得所有教众必须分出七分之一的生命让自己纯洁本真,虔诚地表达敬畏、友爱、感动、安静。西格蒙德阿姨在这时总是苦笑,事后再悄悄告诉洛亚尔:“洛尔,人在做天在看,不要像你母亲这样。我们天上的父无处不在、无所不能,他的慈爱会向着敬畏他的人。”

    “我们天上的父是谁?”

“你可以浅显地理解为,他...

伊奈帆对谁说 Ⅰ

补档

我原本想改一改的。

打开文档,仔仔细细的把第一章读了十分钟,改了几个错字,就没有然后了……是的,我看不太懂一年前的自己都在写些什么。

— — — — — — — —

洛亚尔总怀疑世上没有比他孤独的狱警了。明明是看守,却流落在荒岛之上,与外界隔绝,也无人交谈,跟囚犯没蛮大差别。

这儿倒不是真就他孤零零一个,其实还是有一个同他配对的囚犯的。只可惜这人有点无趣,不适合作伴。

Ⅰ.

此时海天一色,波涛声中隐没着时断时续海鸟高亢的鸣叫。抬眼四望,便见阳光在天空和水面之间来回跳跃,模糊了远处带着微微弧度的地平线,以及...

17.4.7晚上我的LOFTER因某些失误被清空 粉丝全部被移除TAT

已尝试联系管理员 能不能恢复听天由命吧

不能恢复的话会在暑假把旧文补齐发回来并恢复更新

占混过的圈子的tag

————

管理员说不能回复~

面向新世界吧~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