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胜出】大黄和小胜 (上)

职英 同居 吃饭 养猫 日常

— — — — — — — —

1.

绿谷出久悄没声地捡了一只猫。

爆豪胜己那天回家时看见绿谷端坐在沙发上,一脸沉思。

“我想了一个晚上。”绿谷严肃地开口,“大黄!”

他镇定地直视着爆豪。

“哈?”爆豪内心一个颠簸,手心溅出火花,立马凶神恶煞了起来,“你终于决定找死了吗!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绿谷一脸无辜地回答:“我是说这猫就叫大黄好了。”

猫?

目光落在绿谷腿上,他这才发现那里窝着只不起眼的幼猫。一口气在爆豪心口转了一圈,没找着理由喷出来。恼羞成怒地道:“爱咋咋地。”说着把包往沙发上一扔,径直走向卧室。

绿谷捧着猫站起来跟上:“小胜想什么呢。”

爆豪换衣服之余瞥见绿谷举着猫端详,嘴里还在喋喋不休:“橘猫应该好养。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这猫的毛色在橘猫里偏浅,和你的毛有八分相似……”

爆豪的眼皮跳了起来。

“其实如果小胜不介意的话。你们交换下名字真的挺合适的。”

嘭!

卧室门被猛地摔上,将将停在绿谷鼻子前。

操!被看穿了!爆豪咬牙切齿。

绿谷丝毫不受打击,拎着猫大眼瞪小眼:“大黄发现是自己误会了立马就炸毛,真可爱呀,是不是小胜?”

爆豪的咆哮声丝毫没被房门削弱:“我可听见了,废久!再把我和那蠢猫相提并论我就一道炸了你们!”

橘猫惊慌的叫了起来。绿谷轻声哄道:“别学他。要做一只从不扰民的纯良小胜。”

    

翌日,绿谷轮休。他从超市抱着一堆猫用的东西回家时,正赶上爆豪要出门。

他蹬上鞋子,冷漠地斜了眼绿谷的大包小包:“你真打算养猫?”

“是啊。”绿谷毫不迟疑地给出肯定的答案。

“事先说好。”爆豪按下门把,“老子绝对不会管它一分一毫,你自己掂量。”

门迅速合上,留下咔嚓声和绿谷一句:“一路走好,早点回来。”

他在原地愣了两秒,转身走向阳台装着猫的纸箱。他蹲下,看着幼猫在毛巾中拱来拱去,无知无觉地乐呵着,落寞地咕噜道:“真是别扭。”

 

丽日御茶子难得在晚间登门拜访。她为了不被“大饼脸”这个称呼伤自尊,平时对爆豪还是能避就避。而这次为了看猫,自然绝不能再向恶势力低头。

她捏着猫爪上的肉球,无比羡慕地道:“好软啊!好羡慕你啊小久!我想养只猫咪已经很久了,可惜条件一直不允许啊。”

“嗯,还好吧。”绿谷温柔而有点窘迫地笑着:“有个后辈说捡了只猫但不能自己养,正在找饲主,我一冲动就给答应下来了。”

“真好啊!”丽日由衷地感叹,她指尖的软肉和猫爪的肉球意外的合拍,弹弹的视觉效果看得绿谷眼睛都快直了,“不过你们家爆豪没说什么吗?”

绿谷叹了一口气:“冷淡得要死。我也没办法呀。”

“养宠物的话,家里其他人不配合也很难办呢。”门外隐约响起脚步声,丽日警惕地望向玄关的方向,轻声道:“是吗?”

“是的。回来了。”绿谷垂着眼睑专心逗猫。

 

爆豪进门听到绿谷和大饼脸在嘀嘀咕咕养猫经,阳台上的床单在夜风里飘进他的视线。心下了然,果然废久。

“总不能老是跟在后面清理吧?太痛苦了。”

“我听人说要教幼猫上厕所。”丽日翻着手机,“反复把猫放在它该上厕所的地方,点点它的头,等它终于在那里排泄一次以后,就大致学会了。

“玄妙!”绿谷终于把注意力分给刚回家的人:“欢迎回来,大……小胜。”

“啧。”爆豪睨了一眼二人,去厨房放食材。“大饼脸你不是打算蹭饭吧?”

“自然是要留人家吃饭的。”绿谷抢在丽日推辞之前说到,“小胜今天做什么?”

“乌冬。”

 

三只海碗。爆豪毫不拖泥带水地把汤往里面一浇,热气和香气霎时间腾空而上。

他们家只有这三只面碗显得专业而有格调。两位职英工作繁忙,能撞上的假期少之又少,晚饭大都打发了事。他们的日常就在面条、咖喱、面条、咖喱中循环往复。偶尔爆豪有意做猪排饭犒劳绿谷,却耗不起那腌制的时间。

生活的热情都是在工作的种种无奈中被消耗掉的。

爆豪没有料到绿谷忽然精神百倍地自己找了个猫。在他眼中,那只生灵充其量是麻烦的代名词。他们的生活已经简化到早晨加米加水的电饭锅,晚上融化的咖喱块或一把葱打个蛋的汤面,已经没有更多的东西用来让位给一只猫了。

浓汤下粗圆的面条隐隐绰绰,溏心煎蛋铺在最上面。想要用燃气灶煎出溏心蛋着实不是容易的事,绿谷有意识地尝试过很多次,但永远会错过那个尚未凝固的时机。爆豪那双粗糙的手——当然比不上绿谷粗糙,真是灵巧啊。

他们的晚餐进行得快而无声,像是所有的话都随着乌冬和热汤咕咚咕咚滚进了肚子里。爆豪率先把碗一放,起身时凳子与地面刮擦出刺耳的声音,不多废话地去了书房。兴许是处理他未完的报告。

 

丽日没有理会绿谷诚心实意的客套,坚持跟他一起洗碗。其间她附在绿谷耳边悄悄说:“我们家要是也有这么棒的厨子,我跪着给他洗碗都乐意。”

这话说得有点出乎绿谷意料。他一挑眉,道:“厨子和英雄融合在一起的角色……着实有几分渗人。”

“你这话说得不太好理解……嗯……”

丽日欲言又止,最终没有继续下去。

英雄人偶是什么样的人?勤劳勇敢,坚忍不拔,积极乐观,软萌可爱。他行为的模式和准则是这样没错,却也并不妨碍他时常在夜深人静,或者偶有挫折的时候陷入无底的自我怀疑和厌弃。

他想,他可能永远无法成为欧尔麦特合格的接班人,英雄世界经过了这么多代的更新和发展已经很难出现一个跨世纪的强者来担任和平的象征了。他想,他可能哪天就在毫无知觉中触到了他自己能力的天花板。他想,自己一个如此糟糕的人竟然不自量力地拿厨子这么个角色拴住了小胜。

 

2.

虽然天阴着,却也不是太离谱,至少感受不到半点山雨欲来时的那种压抑。

分针啪嗒一下归零,时间正式来到了下午两点整。

爆豪往飘窗上扔了一个麻质坐垫,按开阳台上的灯。大黄被突如其来的光线惊动了,蹭起来踱出了窝。阳台上的顶灯前段时间被绿谷换成了节能灯泡,爬升到正常亮度需要几分钟的预热。

他蹲在客厅里的矮书架前,手指逡巡了一阵,最终抽出本《昨日世界》。他翻了两页觉得还可以,至少是独自一个人坐在窗边可以看下去的。此时他再一抬头,忽然发现窗外天地皆已变色。“妈的!怎么回事?!”

天际隐约传来惊雷,却敌不过暴雨砸地的声音。他凑到窗边向楼下看,被淹没了的地面上溅出了一阵一阵不规律但有序的形态狂暴的雨涟。此时天黑得跟午夜似的,他掏出手机,14:05,没错,他没有卷入不明情况的时间乱序。

他打开通讯录直接点到D那栏,一个电话拨了过去。接通后还没等对方说得上一句话,他便抢到:“你怎么还没关机?”

“啊,小胜。晚点了。虽然现在正在飞机上,但说是天气原因还不能起飞。你怎么……诶?外面怎么黑成这样?!”

“废物!这都注意不到!”

“嘿嘿嘿……”

“起飞知会老子一声儿。就算你半途死了也给我个心理准备。”

“成成成,拜拜了哈。”啪嗒。

“喂!你……卧槽!”忙音打断了爆豪即将脱口而出的咒骂,他差点没就此一个惯性砸烂手机。

大黄默默地溜达得离他远了一些。

 

《昨日世界》其实不是那么有意思的书,那个年代的人还没有个性、没有手机、没有网络,有的只是诗社、大学和青年团体。久远前纯粹地关注着文学、艺术、思想的目光让人望而生畏。现在这个年代的人们都像活在快餐店里似的,关注点一天一个坑地转换,想法也是一天赛一天的猎奇,让他们这些专注在一个地儿艰深挖掘的人难以看见哪里有尽头。

他合上书丢到一旁,又瞥见封底那句署着茨威格名字的孤零零的一句话“我讲述的是整整一代人的命运。” 

可怕的暴雨没能持续多久,像是华而不实的军队遇到岿然不动的敌人,没多久就偃旗息鼓了。再暴躁的雨声都带有自然的宁静感,催人欲睡。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头顶的黄光跟太阳似的闯入眼睛,晃得他的视网膜上出现几个飘动的彩色圈圈。他移动了一下僵硬的躯体,忽然感受到腿上的异样。

低头一看,大黄趴在他身上甩尾巴。

冰凉凉湿漉漉的。眼前赫然出现一片地图。

“卧……槽,卧槽!卧!槽!!!”爆豪脑子宕机了一会儿,像那节能灯泡一样经过一轮预热,吼得越来越有力。那只浅黄色的猫,从他腿上掉下去,正打算逃跑,被他一把捏住脖子。

“废久!!!还没教会这个小废物上厕所吗?!”

爆豪提溜着大黄的颈花皮,直冲洗手间。

他一把把小猫撂在马桶圈上,手心噼噼啪啪放出炎爆,咆哮道:“你个呆子倒是快点给我学会正确的排泄方式啊!!!”

小猫在重压之下瑟瑟发抖,那只高热的手悬停在它头顶不到一寸的地方,在拍死它和炸死它的预备状态里不断切换。小猫一个重心不稳滑了下去,前爪将将扒着马桶边缘,然后……

不负众望地,尿了。

 

3.

绿谷这趟出差不算久,两三天就回来了。门铃的声音还在走廊里回荡着,就听咔吧一声爆豪来开了门。

绿谷心不在焉地向里走,甚至忘记口头表示两句。他悄悄将视线越过爆豪,投向阳台,企图确认大黄还活着没有。

“没死成。被你心心念念的。”

然后他终于注意到了爆豪黑如锅底的脸。表示不是很懂。

他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这两天……还不错?”

“好的要死!”他又久违的见到了爆豪狰狞的笑容。

他不禁往后缩了一步。那一瞬间,绿谷的真实冲动是窜出门去,再也不要回来。爆豪看穿了他似的,胳膊一把搭在他肩上死死揽住,半拖着他到阳台。“你看,我说‘好的要死’是真话。”

“嗯,嗯!”绿谷鸡啄米似的点头,咽下一肚子关于大黄的念叨。

 

次日清早,窗帘把阳光严严实实捂在窗外。昏昏沉沉的室内,绿谷直接被闹钟从梦里粗暴地拖了出来。他看着旁边爆豪埋在枕头里的脸,用尽全力才克制住重新倒回去的冲动。

还有工作,还有工作,不能睡,不能睡……

绿谷平常不是个贪睡的。但这两日东奔西跑的行程比他和敌人上来就干架费神多了。人都是惯性使然,即使工作体量上不及以往,但倒错了的作息依旧能带来颇多影响。

他拖着步子模模糊糊走进洗手间,眼前像隔了层磨砂玻璃在看东西。

他站到马桶前时便看到了里面黄色的一滩,但脑子并没有做出相应的判断。直到那滩黄色动了动,然后猛地窜向他面门。

不愧是英雄人偶,反应力一等一的。在攻击到来的一瞬间,他还没来得及受到惊吓,身体就自动向后急退。可惜洗手间狭小的空间没有给他让出身位在来一记漂亮飞踢的余地,在他能做出下一步应对之前,后腰已经撞向了洗手台,惯性之下脑袋直接磕到了镜子,慌乱之中寻求平衡的胳膊最具有破坏性,乒乒乓乓把置物架上的东西扫落了一地。

爆豪哐当一声推门冲进来,见绿谷一脸懵逼地摊在地上。二话不说跨过一地狼藉,抓着他的胳膊拽起来。

“怎么……”绿谷一句话还没说完,便看见大黄从角落里踱了出来,在众目睽睽之下灵巧地翻身窜进马桶,然后蜷起身子舒适地窝在那里。

爆豪十分淡定地捉住橘猫的颈花皮,拎了出来,抽身想走。那猫乖乖被他捉着,还从善如流地伸舌头舔了一圈嘴。

绿谷表示对这个场景接受无能。

他一把揪住爆豪的衣领吼道:“怎么回事!我特么都快吓尿了你给我解释清楚!”

To be continued

2018-06-21 评论-7 热度-72 我的英雄学院胜出
 

评论(7)

热度(72)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