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丸之内受虐狂

“夏油杰你不记得我了?!五-条-悟-,我是五条悟。”

“不知道呢,我不是夏油……”

金融民工水逆日常的一角

— — — — — — — — — —

夏油杰最近时运不济,打工撞见国中一年级的初恋。

“外头有个男生在哇啦哇啦哭鼻子,你去看看。”姨妈在传菜口上撑着脑袋小声对夏油杰说。

可这关我什么事呢,一个臭打工的担不起人文关怀的重任。夏油杰细细的眉毛皱起来,显得有点刻薄。

姨妈像温泉旅店的欧巴桑,穿一身浴衣,唰地挥开扇子:“如果是个情场失意的买醉小孩赖着不走,咱们也得陪着他不打烊。今...

【咒回】互相伤害啊!!!

沙雕DK欢乐多

智障是会传染的

— — — — — — — — — —

1.

五条悟上课前五分钟晃进教室,对抠笔的家入硝子说:“你知道杰今天不会来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硝子唰地坐直了。

“我刚才进他房间探了个险……”

“不说这个,数学做了吗,借我抄。”硝子急得用笔敲桌子。

五条悟从书包里翻出封面上写着夏油杰的本子,扔桌面上:“刚顺来的。”

“爱你。”

猝不及防被表白,五条悟若有所思地拉开凳子坐下,过了一会回头道:“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滚一边,打扰我补作业都该死!!!”...

【咒回】死在半道

花吐症paro,后日谈if,酒文化,圣诞节

45岁五条悟,夏油杰早没了,私设如山,7k

突如其来的小小病症,让人过中年的五条悟开始思考他与普通人、普通人与爱的关系。

— — — — — — — — — —

0.

人会被尿憋死吗?

怎么可能……

人会被爱憋死吗?

怎么可能?!  


1.

作为健康管理面谈的结束语,硝子问起我有没有去配新眼镜。我撒谎说去了,她一眼识破,让我爱咋咋滴再也不会管我死活。

我敷衍她:“好的啦,你好像教导主任哦。”

“不要随便...

【咒回】作为神经科学的耻辱

五条悟是个偶尔无法掩饰好自己的反人类,而夏油杰是个无条件站五条悟的双标狗

— — — — — — — — — —

“老师,前面内容全是男主的幻想吗?”卡司表滚过的光印在虎杖悠仁脸上,他抱着咒骸一动不动,“最后他的脑子被切掉了吗?”

“那玩意学名叫‘脑叶白质切除术’,你倒是好好记着呀。”五条悟溜过来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横成一长条。

“太长了记不住啦。”咒骸猝不及防跳起来往虎杖脸上挥拳,没想他反应更快暴起一拳把咒骸给砸飞到墙上,“啊,对不起又失误了。一想到它里面放了诅咒就感到有点恶心嘞。”

“这可是常...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