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互相伤害啊!!!

沙雕DK欢乐多

智障是会传染的

— — — — — — — — — —

1.

五条悟上课前五分钟晃进教室,对抠笔的家入硝子说:“你知道杰今天不会来了吗?”

“不知道,为什么?”硝子唰地坐直了。

“我刚才进他房间探了个险……”

“不说这个,数学做了吗,借我抄。”硝子急得用笔敲桌子。

五条悟从书包里翻出封面上写着夏油杰的本子,扔桌面上:“刚顺来的。”

“爱你。”

猝不及防被表白,五条悟若有所思地拉开凳子坐下,过了一会回头道:“你这样我会很困扰的。”

“滚一边,打扰我补作业都该死!!!”

 

家入硝子觉得自己今天无敌倒霉。原本算盘打得好,国文抄一篇随笔,英语试卷不收可随便填满ABCD,数学早上抄夏油杰的就好了。

但谁想夏油杰今天迟迟不来,硝子放任内心焦虑了一会决定破罐破摔时,五条悟在最后关头带着喜从天降,开启了不好的兆头。

先是昨天抽烟在教室窗帘上烫出的洞被发现,再是英语课被叫起来念答案,最后数学老师发现她作业是抄的,因为早间时间太紧急没来及故意改答案。

都怪五条悟多此一举把夏油杰的作业也交了上去。这是一种多么盼着朋友学习好的精神。

但关键是,夏油杰昨天的作业写得稀烂。

数学老师非常愤怒,罚硝子重写,不写完不许下课,顺便让她转告夏油杰重写。

造孽!硝子边奋笔疾书边骂娘。

 

2.

“我今天早上去杰的房间探险。”五条悟开始继续早上未完的话题。

啪嗒,硝子手中的自动笔芯断掉了,奋笔疾书的手顿在那里,手背上攥出青筋。

但五条悟本身也不是什么会读空气的人:“然后我在他床上发现了他的残片。”

“残片?!”

“身体残片。”

“为什么?死了还是残了?”她将信将疑。伤残对他们这行来说并不稀奇,尤其硝子能力特殊更是司空见惯。但问题在于夏油杰是个特级。

“我敢肯定那曾是他身体的一部分,我仔细地观察过。”五条悟托着下巴望天。

硝子笔捏得更紧了:“哦?”

“虽然它们已经不再有生命特征了。”五条悟叹了一口气。

“真遗憾。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她随口背了个不知所云的句子。

“一想到这些DNA也曾拥有杰的意识,我就不知如何面对它们。”五条悟又叹了一口气。

硝子伏案转笔,但技术不佳,掉在桌上:“你想要给它们办个葬礼吗?”

“好主意!”五条悟拎过自己的书包,从里面翻出一个透明的袋子拍在桌面上,“你觉得葬在哪儿合适?”

硝子皱了一会眉,沉吟道:“我觉得垃圾桶就挺合适。”

 

硝子拿着那撮头发要去丢掉,五条悟哭着求她不要。

“你不知道它们代表了杰怎样的过去!”五条悟嚎道。七海建人打门外路过,嫌弃地加快了脚步。

硝子被说服了,果真停下了作恶的行为,重新认真审视那撮头发:“你看,看出什么?”

五条悟眨巴眼睛:“什么?”

“干枯、毛糙、分叉、脆弱、没有光泽、发尾泛黄;而且如果这是一天的掉发量的话,数量过多。”硝子把透明袋子摇得噼里啪啦,“你有必要关心下你家那位的生理健康。”

 

3.

数学老师进班时两人正襟危坐,一个继续写作业,一个假装写作业。

数学老师对硝子没好眼色,转头另外发现了华点:“五条你怎么还在,这节实训课都开始十分钟了。”

五条悟扔下手里乱写乱画的本子,冲出教室。

 

但他并没有乖乖去上课。这是硝子趁数学老师走后溜去操场时发现的。

她蹲在走廊的贩卖机旁吃冰,碰到了同在翘课的庵歌姬,双双打招呼道:“呦,好巧。”

她心里盘点了一下,现在还乖乖上实训课的貌似只剩一年级的几个人。

俩人百无聊赖地蹲在一起数蝉。

过了一会她俩眼睁睁看着七海鬼鬼祟祟路过,三个人不尴不尬地打招呼:“呦,好巧。”

七海建人清清嗓子:“对了,”把拎着的外套递给硝子,“五条学长的,似乎丢在操场了。”

硝子接过,歌姬凑上来:“你怎么知道是五条的?”

“领口有名字。”

俩人翻开领口,果然标签上用碳素笔写着“G.S.”。

庵歌姬指出:“夏油杰缩写也是GS。”

七海建人明显愣了一下,似乎在反思自己的判断:“我觉得他不像那么不靠谱的人。”

 

“那就是偶像滤镜吧。”庵歌姬望着远去的七海,啧啧称奇道。

家入硝子把吸空的包装袋攥成一团,掏出烟盒。

庵歌姬打她手:“不许。”

过了一会她俩眼睁睁看着五条悟大摇大摆路过,三个人坦坦荡荡地打招呼:“呦,好巧。”

庵歌姬小声和硝子嘀咕:“路人怎么这么多?咱们莫不是蹲在了兵家必争之地?”

五条悟拎着他的大包小包和甜点作势要走。硝子喊住他:“喂,你落下的。”

五条悟接过外套,翻领口看了眼,又怼到鼻尖闻了闻:“是杰的,我给他放回去。”

庵歌姬露出恶寒的表情:“你闻什么闻啊?”

“嗯?”五条悟惯例无辜,“因为他也在我的衣服上写了字啊,但我俩洗衣液味道不一样。”

 

又过了一会歌姬和硝子眼睁睁看着夜蛾正道路过,三个人大眼瞪小眼,在审判的咒骸发动前女孩们拔腿就跑。

 

4.

夏油杰出任务回来,刚走到门口就听五条悟在里面喊:“晚上吃啥?”

他推门进去,发现自己一天不在,领地已经被撒上尿了,从门口到床堆满了购物袋,床上盘踞了五条悟。

夏油杰绕过所有障碍:“六味地黄丸?金龟肾气丸?人参固本口服液,清宫寿桃丸,参鹿补片……你要干嘛?”

“杰,想吃花胶鸡吗?益气滋阴,固肾培精,味道鲜美。”

夏油杰刚吞了咒灵玉,表示自己一点也不想吃味道重的东西。他拉过椅子坐下,不明就里:“你又犯什么病?”

“今天硝子提醒了我,你最近看起来不太好。”

“嗯哼?”

五条悟伸手从夏油杰发尾扥出来两根掉落的头发:“黑眼圈,掉头发,发缝变宽。这说明什么?”

“说明什么?”

“必然是肾虚。”

……

“杰,你最近头发变少了。你得补补。”

“杰,你看我就从来不掉头发。”

 

5.

“你是不是换洗发水了?”夏油杰进教室坐下,硝子一边补作业一边敏锐地抬头问,“数学,借我抄一下。”

夏油杰拨弄自己的刘海:“这么明显吗?”

“超明显,一股子人参味。”硝子拿来作业本埋头苦抄。

五条悟踩点插着兜优哉游哉进来,看见硝子眼明手快地抄完最后一点,合上,扔回给夏油杰。

他调侃道:“嘿呵,又刻苦学习呢?”

“那可不,跟你们这些文盲肉搏派不同,我需要足够好的成绩去念医学院。”家入硝子正儿八经地回答。

闻言两个男孩露出微妙的神色。

 

午饭时间过后,硝子捏着张画纸开开心心回教室。

五条悟难改手欠本质,趁其不备抢了过来。

他展开,定睛,笑容凝固。

硝子轻描淡写把画纸从他手里抽出来,轻蔑地笑:“歌姬学姐送我的贺图,庆祝我升二级咒术师。有什么感想吗?”

五条悟木愣愣地说:“应该没有感想?”

“我说真的,”硝子把那张画纸摊开,上面是个直白的龟甲缚男性躯体,“她说她没见过实物,需要建议。”

“依我看,”五条悟开始咬指甲,“可能过于……蛋小棍大?”

“我倒觉得画挺好,结构没问题。”夏油杰从旁边探头。

五条悟炸开:“这才不是正常人的尺寸!你不要信口雌黄!”

硝子嘿嘿一笑:“既然如此,送给你当成长目标吧?”

五条悟露出蛋疼的表情。

 

落日的余晖照进窗,落在五条悟的发丝上,风一吹泛出一层晶莹的亮光。

家入硝子闻了一整天人参味,鼻子有点失灵。她略一思忖,问道:“你到底多久洗一次头发?”

“一周,怎么了?”

硝子咋舌:“你知道夏油每天必须洗头发吗?可能是油脂分泌旺盛吧。”

“不知道,所以嘞?”五条悟没有感受到危机,天真地问。

“说明相比起来,你确实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屁孩。”

“?”

“我明白了!”硝子忽然兴奋地握拳砸在手心,“他那是雄性激素源性脱发!”

 

6.

五条悟这段时间反复闹肚子。没人知道为什么。

不过由此阐发的屁屎尿话题大大促进了同级友谊,也是幸事一件。

直到有一天夜蛾正道目睹了五条悟和学校里的野猫玩,野猫舔了五条悟一口,五条悟以其猫之道还治其猫之身,舔了回去。

没过多久全校都知道了五条悟是个会舔猫的神经病,因为夜蛾正道在课上严正强调了这件事,并叮嘱夏油杰:“记得看好他。”

彼时夏油杰正在不安分地翘凳子,闻言屁股一滑,凳子向后翻倒:“凭什么他归我管啊!”

 

夏油杰决定远离五条悟,免得惹事上身。

但他的回避技术不佳,不幸被五条悟察觉了。

直球选手省略了所有战术战法,在感到不爽的当下,跳上夏油杰的桌子,两眼灼灼盯着他,那双蓝眼睛像无机物散着不详的光。

夏油杰本能后退,却被五条悟伸出手抓住了两边耳朵。

五条悟凑上去强势舔了夏油杰一口,旋即被掀翻了桌子追着打。面对五条悟不知悔改的逃窜,夏油杰怒:“今天不舔死你我誓不为人!”

“哇哦。”家入硝子撑着脑壳,大声感叹。

 

END


2021-01-19 评论-9 热度-522 夏五五夏咒术回战家入硝子
 

评论(9)

热度(522)

  1. 共27人收藏了此文字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