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回】作为神经科学的耻辱

五条悟是个偶尔无法掩饰好自己的反人类,而夏油杰是个无条件站五条悟的双标狗

— — — — — — — — — —

“老师,前面内容全是男主的幻想吗?”卡司表滚过的光印在虎杖悠仁脸上,他抱着咒骸一动不动,“最后他的脑子被切掉了吗?”

“那玩意学名叫‘脑叶白质切除术’,你倒是好好记着呀。”五条悟溜过来把自己扔在沙发上,横成一长条。

“太长了记不住啦。”咒骸猝不及防跳起来往虎杖脸上挥拳,没想他反应更快暴起一拳把咒骸给砸飞到墙上,“啊,对不起又失误了。一想到它里面放了诅咒就感到有点恶心嘞。”

“这可是常识。”五条悟摇着一根手指指指点点,“‘切掉脑子’这种说法显得你像个刚从僵尸乐园出来的土小孩。”

虎杖起身:“哇喔僵尸乐园很酷哦,我们以后学园祭做这个主题吧?”他捡回咒骸,“五条老师,你怎么会记得这种奇奇怪怪的手术名字?”

“嗯——问得好,那是因为我在别人身上做过实验。把脑叶白质破坏掉会发生什么之类的。”

“人会变傻。”

“确实,相当的傻,要开反转术式救回来。”

“老师?”

“嗯?”

“你拿什么人做实验了?”

“要不悠仁讲讲学园祭一般是干什么吧?”

 

***

 

所有人都不知道,五条悟曾伙同他的两个同期搞了很多疯狂的操作。如果有记录留下来,累累硕果可能不逊于战时有些国家的生化实验室。

但大致来讲,多数只是为了让五条悟觉得有趣。天选之子嫌日常太无聊了,去找些传说中的东西来玩玩。

当笃定很多事情没有后果,刺激感便会下降。两个同期在被连带的荼毒下,对生活的底线直线上升。

比如忆及以往,在各种惊悚文学影视作品中反复出现的“脑叶白质切除术”,对他们而言几乎丧失了神秘学意义,沦为触手可及。

 

最初掀起这茬的是家入硝子,她对聒噪不已的五条悟说:“我简直想切掉你的脑前额叶。”

切掉脑前额叶,得到一个乖巧的五条悟,非常诱人的设想。

家入硝子抱着大脑解刨图研究起了这件事,并用红笔圈下了她瞅中的那三分之一片额叶。虽然反转术式日益精进,对最实际的外科她却只限于纸上谈兵。

不妨事,来日方长。

 

当晚天朗气清,根本不符合传统惊悚小说里月黑风高或狂风暴雨的环境设定。

家入硝子无端在凌晨醒来,恍惚觉得窗外有不合理的影子,拍开灯发现一只倒挂在窗口的五条悟。

五条悟敲敲玻璃。

家入硝子压着太阳穴使劲按了按。

五条悟拿着一张巨大的海报疯狂冲她挥手。

家入硝子从床头柜翻出烟盒和打火机,掬着火点燃了一根。

五条悟把海报贴在玻璃上,使劲砸她窗子制造噪音。

“你干屁吃?!”家入硝子爬下床来冲他竖中指,唰地挥上窗帘。“垃圾。”她叼着烟骂骂咧咧换衣服,然后开锁放人进来。

“说吧。”她翘起腿靠在床头。

五条悟十分乖巧地把那张海报放在她面前。家入定睛去看,是她的那张大脑解剖图,上面还有个红圈圈。

“有个事比较麻烦。我把杰的这个地方弄没了,你能帮忙修好他吗。”五条悟指着图上的红圈圈。

他的眼睛像个刚好滚到家入硝子面前的玻璃弹珠,散着光。

家入硝子的手开始抖。

 

小林泰三的处女作叫做《玩具修理者》,传闻是他在老婆参赛截稿前三天卡住时的兴起之作,即刻声名鹊起。

这就是天才。

通常来讲天才之间更能相互洞察。

家入硝子的脑子里闪过短篇小说的情节:小女孩把摔坏掉的弟弟送去玩具修理铺,拆开重组,混入奇奇怪怪的零件,再次变成活着的什么东西。

——姐姐,你到底是不是人啊?

——道雄,你又到底是不是人呢?

 

家入硝子一秒没有犹豫地冲去了夏油杰的房间,看到了安静的夏油杰。他眼睛里还有亮,听到指令会动,但问他问题不会回答,像个发条玩偶一样。

夏油杰还在这里吗?家入硝子望向男生黑色瞳仁的深处。

“你到底把人当什么了!”她难以忍受现状,转头抓住五条悟的前襟,怒道。

五条悟没有说话。

她慢慢松开手,忽然意识到,有些天才充满了对人间的怜悯和反思,有些天才可能甚至无暇触及这些低级情绪。天才对社会并不见得是什么健康的东西。

但是五条悟忽然用很委屈的语气开口:“对不起。”

他在说对不起。

“我本想拿自己试试的。”他继续道,“但是你看……”

他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把小尖刀,迅速照着自己前额捅了下去。刀尖像遇到互斥的磁极一般轻轻巧巧滑开了。

“这大概就和会水的人淹不死自己一个道理。”五条悟摊手,“你能修好他的吧?”

 

说到底也只是十五岁的孩子,尚且难以将抽象和现实统一。前不久刚在历史课本里学到文艺复兴,“人本主义”作为诱惑了人类几个世纪的理想,还来不及在家入硝子心里发出更大的花骨朵,就遭遇了狂风暴雨。

确实,被修理过脑子的夏油杰究竟还是不是原来那个人这种事情,还轮不到我来考虑。为了将隐约的不适感驱走,她如是想着。我没必要用哲学和伦理折磨自己。

“当然能修好。”

 

转日下起小雨,洗去了浮尘,洗得植被全部绿油油的。

家入硝子中午一个人溜达到日式回廊里,觉得自己俗气的鼻子不配闻如此清凉自然的土腥气。于是她又护着火点了根烟,顺了下裙子坐到台阶上。

那家伙技术真不错,初次下手竟然没有把夏油杰的脑子搅成一锅浆糊。她企图望穿灰蒙蒙的云。天才总是能轻而易举做到一切。

如果不幸成为一锅浆糊,我还真不一定能修好他,啊呀大话说早了。

背后传来脚步声,家入仰着头向后看,熟练地掏出盒子散烟:“记得感谢我。”

“当然。”夏油杰接过陪她坐下。

“我昨天要是不帮你,今天面对小测的就是一个痴傻的你。之前都白复习啦,等着零分吧。”

“是是,感谢你,感谢你一千零一次。”

“但是啊,”家入靠在木色的廊柱上,侧过身认真地看他,“为什么要答应他这种无理的要求呢?你不是一向觉得每个人都很重要,要保护每一个人吗?为什么要纵容这种一点也不在意人的行为呢?”

对方坦坦荡荡回视她:“因为他是向我提要求啊,因为他是悟啊。”

 

因为他是夏油杰,他是五条悟,他们与旁人不一样。仅此而已。

“之前有一段时间,他老用不妙的眼神盯我。我还挺奇怪来着。直到后来他告诉我,他在研究怎么有效让人晕过去。”

家入硝子点头,表示记得这事。有次夏油杰中午趴桌上,五条悟鬼鬼祟祟蹭过去犯贱,一手刀劈人家后脖子上,吓得人直接弹起来。

“人的后脑接近神经中枢,侧脑骨质薄,击打这两个地方最容易致人眩晕。但是他发现人与人的差别过大,眩晕和死亡中间,并不存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力道。于是他换了个思路。”

家入摇摇盒子发现只剩一根了,干脆抽出来点了,烟蒂丢盒子里。

夏油杰示意她,要过盒子,按在面上熄掉了自己那根:“他说镇痛药物的原理通常是随血液到达大脑中枢,干扰神经细胞上的受体蛋白。所以试想,如果不采用暴力,而是直接将咒力作用于神经又会发生什么呢?”

“什么?”家入硝子好奇起来。

“悟说他做不到。让他操控受体蛋白这么精细的东西,未免太为难人了。”夏油杰成功卖了个关子,笑起来,“于是他又尝试模拟吸入麻醉药的完整作用机制,让咒力经肺泡毛细血管融入血液,抵达大脑后自动抑制中枢。”

“好麻烦。”家入啧了一声。

“是啊好麻烦,所以也被否决了。”

“然后呢?”这个话题让家入硝子亢奋,她的体内有什么跃动起来,一根烟燃烧的速度是平时的两倍。她还从不知道五条悟的脑子里藏着这些奇思妙想。

夏油杰摊手:“姑且没有然后。他昨天才刚否决上述方案。”

……

“这不是重点。”夏油杰笑着拂开家入硝子竖中指的手,“悟让我看到无穷无尽的可能性,只要是他,就没什么不可能。

“——只有他可以。

“——他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

 

五条悟这个人的能力强到逆天,因此无论他做了什么人们都习惯感到理所当然,甚至不会对过程产生好奇。

“老师,你这招是怎么做到的,我也想学。”虎杖悠仁用两根手指点着自己的眉心,“哇我当时立马失去意识,醒来就被绑在禁闭室了,竟然完全没有感到时间流逝诶。”

“解释起来有点困难。”五条悟晃着腿,手里捧着从虎杖那儿薅来的最后一罐可乐,“我做的主要是破坏皮层和丘脑皮层网络结构的连接。将咒力与细胞膜表面的受体结合使受体变构,改变钠钾离子通道的兴奋性,抑制神经冲动的产生与传递。最终减少大脑皮层中的网络微状态和神经元群,扰乱神经模式的数量,大脑的功能连接在微观和宏观解剖尺度上发生解离。然后你就失去意识啦。”

五条悟兴高采烈地说完,发现虎杖几乎困得头点地了,立即化身暴力教师踹了他一脚:“好好听讲呀,悠仁同学!”

“报告老师,半点都没听懂欸!”

“没关系~我猜你也听不懂~”五条悟哐当把可乐磕在茶几上,站起来俯视他,“你以后只需要放出一大堆咒力,把对手砸晕就可以了~”


END

— — — — — — — — — —

顺带一提:

开头的电影是《禁闭岛》

小林泰三的书很好看,去看去看

2020-12-22 评论-21 热度-773 咒术回战夏五五夏
 

评论(21)

热度(773)

  1. 共44人收藏了此文字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