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如何看待野生网黄

夏油杰一直知道他的高中同学是个小有名气的网红,却从来没有参观过人家的账号。

他是缺乏一颗吃瓜之心吗?

倒也未必。

他只不过是个迟钝且奇妙的科技黑洞。

虽然他会在厕所拿手机刷沙雕视频哈哈大笑被五条悟忍无可忍地踹门揪出来,但他搞不明白社交平台隔三差五更新的附加功能。

“什么?‘经常访问’是什么?”他问家入硝子。

经过仔细对比,他发现自己的账号主页真的比别人缺少某些板块。

“你是不是从来不点进别人的主页?”硝子费解地给他分析,“你是不是连热搜都不看?”

嘿还真别说,他确实不知道热搜是什么。

 

五条悟一直都不缺钱,不过他开展了一点副业,向夏油杰学的。

他见过夏油杰在贫穷时期无所不用其极的赚钱手段,刷单、代购、二手倒卖、写好评、写软文、做博客。

大少爷觉得自己需要用一些可以想象的常规手段增加和朋友的共同话题,于是在他朋友经历过的选项中挑挑拣拣,终于相中做博客这一项。

他新注册了一个账号,发了一条网络世界的破壳动态:HELLO WORLD,和一张只截取了他眼睛的自拍。

有人转发:转发这只眼睛,会有好运降临。

有人现身说法:真的非常灵验。

原本只想溺亡在那绝美纤长睫毛和蔚蓝晶体中的人们逐渐忘记了涩心,日复一日地转发祈福打卡。

他火了。

平台客服火速联系他签约,并飞快有了第一笔银行到账。

赚钱似乎并不是件困难的事。

五条悟感到厌倦,关闭了消息提醒,转头画起了涩图。他坚称涩情是第一生产力,赛博世界里涩图和好运更配哦。

 

家入硝子左左右右转了好几圈手臂和脑袋,终于调整好姿势趴在课桌上,困得快睡着。五条悟翘着凳子凑过来念段子:“每当我找到最舒适的睡姿,膀胱便对我说:Hi!”

她有被冷到了,顺便仔细感受了一下膀胱传导进大脑的压力,似乎还不算特别强烈。

过了一会夏油杰拎着包进来,哐唧坐她前面对她说:“你知道吗,每次我在被窝里找到最舒适的位置,我的膀胱都会对我say hi。”

……

硝子觉得自己的膀胱要炸了,撑起上半身忍无可忍:“你们是每天都在刷同一个社交网络吗?”

 

五条悟画的涩图就是一坨屎。

每逢他更新评论区里都有人积极踊跃地发参考图,并规劝他早日放弃早日改行。

受热情的粉丝们的影响,五条悟也难得爱岗敬业。他找到了一众靠拍性爱小视频吃饭的网黄博主,转发模仿学习,画工日渐进步,与粉丝们宾主尽欢,follower数量再创新高。

他的主页整个就是一群魔乱舞的销魂窟。

 

“有人想看韩式倒拉车吗?”

这是高悬在蓝眼睛主页上的最近一条更新。

 

夏油杰经常能在首页上刷到各种人转发锦鲤,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锦鲤”变成了虚指,实际可以是彩虹小马、福灵瓶、鸭屁屁和蓝眼睛。

他一般是直接忽视的,但今天他一不小心点开了蓝眼睛的大图。

他感到分外眼熟。

不管是颜色、形状、质地、气味、声音……还是眼睛里倒影的小小人影。

夏油杰怀着惊疑不定的心情点进去视奸蓝眼睛账号,往下翻了十几条,一水被系统标注着“potentially sensitive content”。

这个博主貌似最近沉迷一种名叫韩式倒拉车的姿势,致力于将全网的倒拉车小视频和照片转到他的主页上,中间夹杂着数张不同角度的倒拉车姿势人体草图。

 

蓝眼睛出现在了夏油杰的经常访问里,他每天都要悄悄点进去看一眼。

 

五条悟作为网黄界的一股清流,可谓是左右逢源、家喻户晓、脍炙人口、喜闻乐见,广受各大顶流网黄的喜爱,并长期被邀请参与联动,把经典场景画成画。

真实系涩图画多了,五条悟有个深刻的感想:即使是那个器官,人与人的差别还挺大。

他见过长的短的粗的细的红的黑的有毛的没毛的,有些人的柱体还没球长,有些也就比得上一根手指粗。他停下手中的笔,点开正在排队等联动的照片文件夹,满眼果体和器官,心如止水地念道:“真没劲。”

他想搞点刺激的。

 

夏油杰的外套有颗扣子松了,晚间他开了床头灯和针线战斗。

五条悟捏了一打填字游戏和铅笔来他房间串门,非常不客气地往床上坐,然后一头栽倒在他大腿上。毛茸茸的头发散开,夏油杰的大腿肌肉抽了一下。

“起来,我针掉下去能直接扎你眼睛里。”漂亮的蓝色眼睛里倒映着夏油杰的小小人影。

“没—关—系——我相信你——你看这里填什么?”

第一位是a,第二位是d,第五位是t。

“adultery。”

“诶真的!你怎么知道的?”

夏油杰挠挠鼻子,没好意思说最近经常在涩情博主的文案里看到这个词。

床头柜上充电的手机发出叮叮两声表示电量已满,他拔下来顺手点进社交APP,看到蓝眼睛十分钟前又转了奇奇怪怪的东西。

“我最近发现涩情的本质非常不行。”五条悟的忽然发言让夏油杰手抖了一下差点把手机砸他脸上。他正在做的填字游戏大概也不是什么正经内容:“会从朦胧美好的一面引诱你进去,等进去了再撕掉虚伪的面纱把果体往你脸上怼。”

“嗯对,越深入越低俗。”

“有见地。”五条悟送给他一个赞赏的眼光。

 

蓝眼睛的终极版韩式倒拉车终于更新了,这回非常厉害,系统甚至没识别出问题,不见标注“potentially sensitive content”。

他用倒拉车的姿势画了个半遮半掩的图,画上有穿袈裟的和尚和穿长袍戴墨镜的算命先生以及他们漂亮的大腿,旁边那杆歪倒的幡上写着“麻衣相师”。

夏油杰被震惊了,这真他娘的艺术。

 

原本预约五条悟要联动的网黄博主很生气:明明我早就预定了那个姿势,你怎么还毁约!?

五条悟拉黑删除一条龙:老子乐意,你管得着吗。

 

蓝眼睛账号被举报炸号了。数以万计的锦鲤爱好者哭天抢地。

 

夏油杰试探地问硝子:“所以你知道悟的账号名字是什么吗?”

家入硝子把一口烟气呼入空气,翻出手机划划划:“喏,就这个。”

又是满屏的“potentially sensitive content”。

夏油杰控制不住地抖抖眉毛:“你们居然互相关注?”

“上个账号就互关了。我还以为你不至于那么落后。”


END

— — — — — —

“你说账号?”五条悟拆了颗糖塞进嘴里,卷着舌头含含糊糊地说,“老子早就关注你了,你不回关我还以为你有什么意见呢。”

……

“你不会没发现吧?”

2020-12-12 评论-2 热度-213 咒术回战夏五
 

评论(2)

热度(21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