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五】人口普查

只要你不认识狗粮,你就不会伸嘴接住。

当然,你也必然不能知道BACI和BESOS都是外语的“吻”这样无用且烂俗的知识。

— — — — — — —

 

物业通知你今天家里要留人,人口普查要到你住的这个单元了。

正好是周末,你本来也没有安排,就心甘情愿宅了起来。

清早你窝在沙发里看书,惯例将五条悟和夏油杰的打打闹闹当做背景音。直到瓷器碎裂的声音在背后厨房里响起,你惊得回头,五条悟一脸无辜地站在一边吐舌头,夏油杰无奈地去找扫帚。他冲你比抱歉的手势,你发现碎掉的是你的盘子。

“抱歉啊,今晚回来赔你新的。”

“……哦。”然后你想起人口普查的事,“你们不留下来吗?”

“到时候人来了给我打电话,我告诉你要填的内容,拜托了。”

你没法拒绝夏油那张带笑的脸,但又觉得麻烦,忍了忍说:“好吧。”

你把视线投向五条悟,被他察觉了也送给你一个灿烂的笑。你低下头看书,没有表示什么。

你其实很喜欢五条悟,好看的人谁不喜欢。但你不太懂该如何接近他,好看的人都很麻烦。

他们出门了。

他俩是很不着家的那类,你也不知道他们一天到晚出门干什么。

 

傍晚时分门才被敲响。你拉开门,门口站着套了社区工作马甲的女孩子。

她嘴唇泛白,干得起皮。你接过她手里的记录板,拍了张照发给夏油,问她一会工作还急吗。她说不急,你是最后一户。

于是你请她进来坐,还倒了杯茶给她。一边填自己的信息一边等夏油回复你。

 

“你们都是租户?长租?”女孩盯着你的笔尖,伸出手指指着选项,“勾‘其他’。”

夏油的消息一串一串回了过来,你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率先把他俩的名字填了进去。

“五条悟?”

“怎么了?你认识?”

“啊没有……他在我们学校很有名。”

你很好奇,因为你一向无从了解他:“为什么呢?”

“没有太特殊的原因,”女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全校都知道有个白得发光的瘦高个,三天两头被通报批评。”

 

你想了想,觉得这样的形象是有依据的。

上个月有一天你回家,进门瞟见窗外有个晃动的白影,你以为有猫爬上了五层,打开窗户却发现是五条悟蹲在空调机上。他跳进来拍了拍你,简短地解释说他忘了带钥匙和手机,好不容易爬上来发现窗户也是锁着的,于是心安理得观赏起了沿街的风景,顺便被别人观赏。你低头看五层楼的高度和旁边被踩上脚印的水管,打了个颤。

你在夏油面前说漏嘴了这件事,结果他们因此大打出手。你不是很懂,男子大学生的友谊总是如此热烈而有朝气吗?

不过你还是有一点愧疚的,毕竟说漏嘴的责任在你。

 

夏油终于发完了关于他自己的所有信息,开始发五条悟的。手机叮叮咚咚响个没完。

你停下笔,很多余地在聊天框输入:“你们现在在一起吗?”

“没有,他在排蒙布朗,我在排御坂家的大福,要给你带吗?”

“不用了,谢谢。”

 

猫开始在房间里扒门,可能是水碗里没水了,食盆里没食了,或者只是无聊了。你推开五条悟的房门把它放出来。他的房间是这个屋里最大的一间,甚至附带小阳台和洗手间。

“你们居然还养了猫?”女孩子明显非常惊讶。合租养猫的确不那么常见。

“不是。”你摇头,“他俩共有的,和我无关。”

“他俩什么关系……额,我是说,他们关系很好吗?”

你慢慢把手机上的消息一个字一个字抄到表里:“是的哦,他们是很好的朋友。”

笔没墨了,一个勾画了几遍都没画显。你拉开茶几的抽屉找新笔。里面有大量杂物,数据线、蜡烛、电池、收据,甚至一张夏油和五条悟抱着猫的合照,背面有他俩幼稚的签名。你抽出来给女孩看:“喏。”

“我觉得好朋友一般不会一起养宠物哦。”

“怎么不会?”

“挺好的。”她赧然地笑起来。

你古怪地看她一眼,不太能理解她的客套方式:“哦。”

 

“作为室友的话,你有听说他有女朋友之类的吗。我是说五条悟。”

在背后说这种话题貌似不是件好事,幸而你本来也毫无了解,含糊道:“没有吧,没听说。”

猫蹲在旁边咬尾巴,躲过了你企图摸一摸的手。

“我是学社会学的,义务参加普查工作。”女孩飞快地换了个话题,“我看过去年的人口白皮书,统计结果显示同性恋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五左右。”

“嗯?”虽然聊人口很正常啦,但落点实在是很奇怪, “是吗?这么多?我还从来没遇到过呢。”你想起你的通讯列表里就有四百多个人。

“所以,比如,我是说比如五条悟和你们另外那个室友,有没有可能不是朋友呢?”

你停下笔,正色道:“我理解他们。年轻时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便觉得抓住了全世界,可以形影不离、同吃同住,好像只要在一起就没有办不到的事。这种挚友间的情感,是近乎巅峰的生命体验。”

 

你填完了表。虽然一开始内容看起来有点费劲,但只消做过一次就很明了了,三人份并不会增加很多麻烦。

你准备起身送客,正巧碰上有人敲门。

这回门外站着快递员,问你收件人是不是“BACI夏油杰”。

你非常习以为常,说是的。

 

人口普查的小姑娘换好鞋,临走凑过来看了眼你手上的快递,问你知不知道BACI是什么意思。

你感到她话真多,不愧是查户口的:“C语言的系统?我也不清楚,夏油是学计算机的。五条悟的收件名是‘BESOS五条悟’,他俩一起开发游戏,貌似拿了不少奖。所以他们关系确实好,取名都对称。”

你心说你甚至有一点点羡慕。

真棒啊,如此年轻的友谊。

仿佛可以永远不用分离。

 

猫咪在客厅里逛够了,转头去挠夏油房间的门。你起身去给它开门,感觉自己像个尽职尽责的酒店门房。

 

大晚上十点,老板在项目群里cue你干活。你好不容易闲了一天,现在看来却无法善终。你焦头烂额,紧闭房门开始造车。

直到凌晨才有二人组回来的动静。夜晚把所有声响放大,让你稍微有点在意。

项目报告进展并不顺利,你摘下眼镜狠狠地按了按太阳穴,决定和你的室友沟通一下。他大半夜还不安生地锤墙实在是打扰到你了。

你去敲了敲五条悟的房门。

开门的是夏油杰,他头发乱糟糟地散着,脖子上挂着条毛巾。少见。

你原本的话卡在嗓子里。

“那个……你们别半夜打架啊,就……声音有点大。我今天有些事……特殊情况。”

“对不起,会注意的。”他挂起营业式笑容,“悟挑了套盘子,你明早看看合不合意,他对今天砸掉你东西的事情感到抱歉。”

“哦……哦,好的,谢谢,晚安。”

房门在你面前闭上。

 

你胸中激荡,回忆和情感漫上心间。

但你不再年轻,你不再热血,你不再配得上那般炽热的情感;你得到过,你失去过,你真诚地希望他们能如此维系一辈子。

永远做一对紧握理想的年轻挚友。

 

END

 

— — — — — — — — — —

根据已知条件

可以推断

快递“BACI夏油杰”属于白得发光的瘦高个

2020-12-10 评论-2 热度-94 咒术回战夏五
 

评论(2)

热度(94)

  1. 共2人收藏了此文字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