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HA/胜出】革命之路(ABO) 1

论如何在异世界用Omega的身份共同活下去

这是两个Omega在异世界风雨飘摇的故事,不喜闻不乐见的双O

脑洞无边无际,后续毫无保证

1.

恍惚中有人在翻动绿谷的身体,带来令人厌恶的触感。触觉、嗅觉和听觉上的三重折磨扰动了本来如同一潭死水的神经,像蜂鸣器被哐当砸进了静止的世界里,激起令人烦躁的天旋地转。


个中发展看起来是荒唐的。


绿谷出久神魂归位的时候只觉得周遭的环境全然不在他的理解范围之内。低矮、灰败、破旧、坍圮的平房建筑群,尘土飞扬且泥泞异常的街巷,骚动的围观人群和他们饥饿的眼神,毫不避讳的窃窃私语,还有充当了他的垫子的爆豪胜己。各种景象在他眼里明明暗暗了好一阵,才终于...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Ⅵ

“可以说柏林舍讷费尔德机场是一切的开始,是界冢和特洛耶特爱情起始的地方。”

今日份安娜的故事在这句话戛然而止。洛亚尔按息屏幕,回过神来继续听台上希腊哲学史的课。他坐在阶梯教室的最高层一览众山小,虽然这等枯燥程度一等一的课绝大多数学生有着往后蹭的习惯,但山顶上却鲜少有人,一个学期以来洛亚尔屁股下这张中间区域靠近走道的凳子几乎快成了他的专座。

希腊历史痛苦又磨人,光是那些又长又拗口的名字就够现代学生吃一壶了。洛亚尔漫长的学生时代中看过无数同学写的作文,不少常用句子都快看吐了,其中最典型的是“尼采曾经说过:当你凝视深渊的时候深渊也在凝视着你。”他还正儿八经地考虑过这回事儿,尼采是有何等深邃...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Ⅴ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 — — — — — — —


洛亚尔张着眼睛瞪着虚空,脑子里想象自己灵魂离体,隔着视网膜上呈现的暗色无物,望见自己如僵尸一般瞪大的眼睛在黑暗中发光的场景。

他心悸不断,根本没办法潜入无意识的深海。

每次期末或者赶死期的时候,都能见着学生约好了似的哀嚎着祈求上苍能赐给他们四十八小时的一天,然后爆肝弃眠。洛亚尔总能被他们把二十四小时当四十八小时用的顽强精神惊吓到,外表看来他自己虽然是个作息极其不规律的夜猫子,但从来无法清醒着熬过凌晨三点。如此这般谨慎一点表述,其实洛亚尔充其量是个时间表比...

【MHA/胜出】大黄和小胜 (下)

职英 同居 吃饭 睡觉 养猫 吵架 打架 结婚 日常

生活不易

本章吵架内容算是对前文的收束

前前篇 前篇

— — — — — —

8.

他又该买猫粮了,他琢磨着,明天晚上有聚餐,等回来人家超市都打烊了,所以还是周末再说吧。

最近两天爆豪都没回家。一开始绿谷心里打鼓,想着他莫不是故意的,要点燃冷战中的硝烟么?心头就这么憋上了一口气,撸猫都撸不出好心情。

转天新闻就报道了爆豪他们事务所正追踪的一个大案子。绿谷一边看电视一边嘀咕,现在媒体都敢这...

【MHA/胜出】大黄和小胜 (中)

职英 同居 吃饭 睡觉 养猫 打架 日常

生活不易

不太好笑 试图走心

前篇

— — — — — — — —

4.

大黄如期长成了一个圆润的胖子。绿谷表示:深得我心。他们都是身体素质优秀的职业英雄,为良好的手感而放弃轻便那不是个事儿。

唯一的烦恼是,他偶尔仍然会在清早的马桶里发现浅黄的一滩。他甚至因此养成了每天刷马桶的习惯。大黄已经胖到快超出马桶的容积了。绿谷不愿意承认,他曾经在看见那个即将从马桶溢出来的,极力缩着后爪不碰到水的,辛苦的橘猫时...

【MHA/胜出】大黄和小胜 (上)

职英 同居 吃饭 养猫 日常

— — — — — — — —

1.

绿谷出久悄没声地捡了一只猫。

爆豪胜己那天回家时看见绿谷端坐在沙发上,一脸沉思。

“我想了一个晚上。”绿谷严肃地开口,“大黄!”

他镇定地直视着爆豪。

“哈?”爆豪内心一个颠簸,手心溅出火花,立马凶神恶煞了起来,“你终于决定找死了吗!我不介意送你一程!”

绿谷一脸无辜地回答:“我是说这猫就叫大黄好了。”

猫?

目光落在绿谷腿上,他这才发现那里窝着只不起眼的幼猫。一口气在爆豪心口转了一圈,没找着理由喷...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Ⅳ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世评说

— — — — — — — —

那玩意儿绝非日常,仅仅会出现在反映着遥远地方纷纷扰扰的媒体里。忽然这么不近不远地看见它,残破灰败,几近坍圮,竟然能让人感到鼻头一酸。五六十年放在历史里那真是一个小数字。他小时候听安娜例数三次行星间战争中的奇妙故事,虽然没有任何时代或文化隔阂给他带来困惑,却依然由衷感到它们久远得不近人情。以至于后来他终于明白钟表指针转动的意义,感受到日历在永不停息地向前流淌时,他倏忽震惊于50这个数字。安娜恶劣地解释道:“五十年很短呀。我们还能见到的很多...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Ⅲ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世评说

— — — — — — — —

来人是个女性研究员,不拘于打扮的那类。她走到他们面前,伸出手。洛亚尔见她手中握着东西,不像有握手的意图。果然她忽然五指伸展,两块吊牌坠下,挂在她指间摇摆。“带上这个,我领你们去库房。”

那是两张临时出入证。

“阿格妮丝,”引路的途中她忽然道,指着自己,“幸会。”

那份手记明显不受重视,被闲置在不起眼位置的保险柜里。阿格妮丝把原件拿到房间中心的工作台上,打开桌面上的背光,将一些散落的纸页一字排开。最后她手上的是本破旧的软牛皮本,颇为...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Ⅱ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人挣扎出些许波浪

— — — — — —

与世界各地相比起来,挪威果然是个地大人稀的地方。松恩湖作为一个首府近郊、景色优美、空气怡人的游览地,竟然没有聚集起大批凑热闹的群众。

气象报告上显示奥斯陆已经降了三天雨夹雪,今天的降雨率也有百分之五十。在阴暗的地下轨道交通里,吉森举着手机质问洛亚尔:“就这种鬼天气你确定有得极光给我们看?”

屏幕微光印在洛亚尔脸上,他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吉森,一边翻飞着十指飞快地键入。吉森瞥见他通讯栏上的人名,阴阳怪气道:“你家格林厄姆不关心课题,却还是十分关心你的。...

【奈因】末路的英雄 Ⅰ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人挣扎出些许波浪

— — — — — —

洛亚尔对这趟出行很不满意。他当然知道挪威是极美的,就算将他的所在地缩小范围来看,奥斯陆兼具了人文和自然之美的精华,也非常值得流连。

但他偏偏不满意。尤其当一趟仓促的行程和令人向往的许多新事物结合了起来时。

吉森和洛亚尔本该是一道儿的,但大早上忙着哄他闹脾气的女朋友。于是也就比停止办理登机手续时间晚了那么一分钟的,站在安检口外和洛亚尔遥遥相望。

洛亚尔站在加勒穆恩机场里某一个看起来是大厅正当中的位置,身旁人流如织。他掏出手机,查看吉森发来的消息。直立...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