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泽】无聊至极录 6

随着人潮出球场后我发现竟然有一个未接电话,来自仓持洋一。他要干嘛,我心虚地打了下鼓。

回拨回去,经过漫长的几声嘟……嘟……啪嗒,接通了。


仓持简直就是个及时雨,是世界好恶友,是功用十级的工具人。他让我今晚有了着落。

我站在阪神甲子园门口,被他逼问是不是和谁都没打招呼就私自去了甲子园。其实也算不上逼问,他笃定得要命,只不过坚持要让我亲口承认然后谢罪而已。

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乘车到大阪,刚出车站就被他揪住了后脖领子拎出人流。喂喂喂喂,别随便地把我当泽村对待啊!

我把领子扯平,说道,你毕竟矮我这么多,勉强做这个动作会突显你的缺陷的。

后脑勺当即受到暴击。

难为你居然能打到...

【御泽】无聊至极录 5

前园又更新了动态,这次不再是图了,还付了大阪的定位。我点击“展开全文”那个按钮,竟然蹦出来一片超长的文章。卧槽,卧槽,这是前园吗,这真的是筋肉狂魔前园的动态吗?瞧这企图装出和风细雨岁月静好甲子园是青春与爱的叙述风格,是被国中文艺青年附体了吗?甲子园是这么能洗涤人灵魂的地方吗?

果不其然评论区收获了口风一致的嘲讽,我也及时跟风发了串哈哈哈,必须展示出新时代青年良好气度之落井下石。

仓持的最新评论跳出来:你等着我去打你,我离你可只有三公里,必定让你付出把我尴尬得脚趾抓地的代价。

一个个的怎么都在那片儿。

心底有股热流不受控制地涌出,顷刻间激动得差点拿不住手机砸脸上。点出查找交通票务的应用,...

【御泽】无聊至极录 4

去年六月全国赛过后,我们学校棒球部理所应当开始新一轮洗牌,正捕是四年级的,逐渐淡出我们的视线,三年级的ACE似乎因为更换搭档低迷了一阵。

这年青道在奥村、由井一行人的带领下再次冲进了甲子园,简直是个奇迹。没有种子权的甲子园,连续三年是个多么可怕的概念,稻实和市大三怕是给气死了。不过青道地区赛时运气也是真的好,第一场抽了个新冒头的学校,人家棒球部刚成军一年,第五局比分终结在23:0,开门红。

七月下旬我每天忙训练,没空去神宫看西东京决赛,但当休息的空闲看见手机锁屏上跳出通报,我贱兮兮地在心里嘲笑东京激战区倒霉的对家们。

与此同时,我个人霉运的康庄大道上终于竖起了南天门,时运调头绕进了弯弯曲...

【御泽】无聊至极录 3

结束了?有栖川从手机上移开目光瞅了我一眼。

嗯,结束了。

有什么见闻?

好像没什么值得说道的?哦,我们组那唯一的女孩居然和我一天生日。长得好看,性格奇怪。所以说星座丝毫不靠谱嘛,明明同一天生的,性格不还是天差地别?让你女朋友别再沉迷此道了。

和咱同年?

不是,小两岁,念高三。

高三这么闲?

美帝的高三,还剩年高四。

啊!羡慕这样美好的青春啊!有栖川把手机啪叽一扔,从枕头底下掏出本漫画开始翻,嘴碎应付我,性格不同也好说,不同年星盘不一样呗。

我对他的诡辩翻了个白眼。反正挺逗一女的,她说以前留短发时走街上,有老美大叔问她是不是BTS,后来头发留长了又有人问她是不是TWICE。...

【御泽】无聊至极录 2

 回顾人生时,某些节点会显得异常沉重,让你觉得:啊,这就是命运的转机;或者:啊,这就是不幸的源泉。

但命运是只能回头看得的,往前看则会身陷不可知的苦痛。我深知如此,但仍然不免为此大悲大喜。后来命运的变化球将泽村再一次带到我身边时,我茫然无措了很久,因为我根本不知道这会是开始还是结束。

泽村的发梢和瞳仁都被过曝的阳光稀释了。他在春光中问我:“御幸前辈,你相信命运吗?”

恍恍惚惚地完全无法做出有效回答,只能顺从本能反问出口:“你最近又看了什么奇怪的少女漫画?”


直到去年的进入盛夏,我依旧未能真正归队,自然也无缘六月明治神宫的全国大学棒球选手权大会。这段漫长的空白期就像诅咒一样...

【御泽】无聊至极录 1

这是磨磨唧唧写了七个月还没写完的中短篇,囤了快三万

本想写完再发,但我怕还没写完lof就挂了,遂不要脸慢慢放上来

日后谈,第一人称,私设如山,原创人物一大堆,恋爱感稀薄,如题特别无聊

_ _ _ _ _ _ _ _ _ _


事先说好,接下来我要讲述的,无非是过去两年的乏味生活,如果阁下想看的是完满的情感故事,大概率是要失望的。

啊啦是又臭又长的故事真是对不起呐(笑)。

***

我以前觉得泽村是个没脸没皮的粘人精,纵使分开以后也能时不时制造些动静让你注意到他。一年级时就连我舍友,有栖川龙介,都不幸处在他的影响力辐射范围之内。

彼时高三的泽村丝毫没有半点升学党的自觉,隔三差五蹬...

【MHA/胜出】革命之路(ABO) 5

在无个性异世界成为Omega,二人风雨飘摇的故事

不喜闻不乐见的双O设定

在异世界一定要努力放飞自我啊!

5.

“所以作战计划是这样的……”绿谷趴在爆豪耳边轻声讲。


久雨初霁,他俩依然没干透,灰突突地立在墙边,装成这片露天农贸批发市场里随处可见的磨洋工的打工青年。拉了一车大白菜的骡子打他们身边路过,喷了个响鼻,液体跟慢动作似的从他们眼前清晰地划过空中。车架上的农民一催缰绳,骡子颠了两步向前撒腿跑开了。


绿谷看得眼睛都直了,停住方才的话头,岔道:“这真是难得一见的猪跑。”


被爆豪甩了一眼刀。


虽然装得很卖力,但两人到底还是非常突兀的。有不少人对他们报之以目光。...

【MHA/胜出】革命之路(ABO) 4

在无个性异世界成为Omega,二人风雨飘摇的故事

不喜闻不乐见的双O设定

困觉时间到,他们也是睡过桥洞的人生经历丰富的人了呢!

4.

绿谷被这壮观的场面震悚在原地。


年轻警员早就被吓得缩进了墙角。


爆豪毕竟一直在攻击中保持着战斗意识,比绿谷反应快那么一步。他原地跃起,拖起藤所长的身体拦在自己身前。他爆呵:“废久!走窗!”


武警显然没理解这个指令。窗户上安了间距极小的防盗窗,非常人所能立即突破的。


白炽灯像承受不住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电流声呲呲啦啦,倏然爆掉,独留一片漆黑。


藤所长意识还清醒,被爆豪卡着脖颈,气息不稳地轻声说:“对不住,先前据悉鱼市口出现的两个...

【MHA/胜出】革命之路(ABO) 3

在无个性异世界成为Omega,二人风雨飘摇的故事

不喜闻不乐见的双O设定

尬到天际的零分武打戏

(对日本一点也不了解所以一切人名地名语言习惯风俗传统都按我们大天朝来写了我尽量做到不违和而且是异世界嘛应该随我胡诌是不是这章写得简直爽所以速度贼快但这是不真实的不要过分期待以后的速度)

3.

所长四平八稳地坐下。绿谷暗叹一声:好一副宝相庄严的面相!


宝相庄严倒不是形容人家浑身泛着佛光,而是一种公事公办、无比严肃的气场被他带了进来。


绿谷思忖了一下,这种氛围在他们英雄圈子里真是挺难见到的。且不说有没有一颗严肃的心,各色职英稀奇古怪的个性,花里胡哨的装备,凑在一起总跟一桌令人眼花缭...

【MHA/胜出】 革命之路(ABO) 2

在无个性异世界成为Omega,二人风雨飘摇的故事

不喜闻不乐见的双O设定

胜出二人关于ABO世界观的灵魂发言


2.

爆豪胜己奇迹般地做出了妥协。他被绿谷就近拉到了一条街外的便利店里。


便利店门口“欢迎光临”的提示音起起落落响了好几次,绿谷才如梦初醒朝一旁避让了几步。他在腰间的包里来回来掏了半天也没有结果,爆豪冷眼旁观了挺久,最后终于不耐烦了从裤兜里摸出一卷钱扔给绿谷。


他们一人抓着一个三明治坐到窗前的台子边,绿谷拆开包装狠狠咬了一口,含混着道:“幸好。”。


爆豪胜己睨了他一眼。


“货币是通用的。”


“你除了这种显而易见的事情就不能感叹点别的吗!废物!”...

©剥离以海下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