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末路的英雄 Ⅳ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世评说

— — — — — — — —

那玩意儿绝非日常,仅仅会出现在反映着遥远地方纷纷扰扰的媒体里。忽然这么不近不远地看见它,残破灰败,几近坍圮,竟然能让人感到鼻头一酸。五六十年放在历史里那真是一个小数字。他小时候听安娜例数三次行星间战争中的奇妙故事,虽然没有任何时代或文化隔阂给他带来困惑,却依然由衷感到它们久远得不近人情。以至于后来他终于明白钟表指针转动的意义,感受到日历在永不停息地向前流淌时,他倏忽震惊于50这个数字。安娜恶劣地解释道:“五十年很短呀。我们还能见到的很多人,只不过看起来略有苍老而已,竟然都见识过那些官方妄图封闭起来的地球上的大型养护设施。”

“真是凄惨。”洛亚尔忽然笑起来,眼里闪着光,“不管多先进的防护板也抵不住几十年的海水侵蚀。”

阿格妮丝不动声色地把鬓边的头发别到耳后,略微坚硬的发质使她顺了好几次才终于整服帖。“是啊,非常遗憾。机体能源一断,能量防护罩就立马偃旗息鼓了,那些脆弱的关节处首当其冲地受到了破坏。好些构件就这样直接遗失了。”

那具机甲被数不胜数的绳索悬吊在空中,各个部分几乎是完全分离的,人为地拼凑出完整感。如若这个博物馆遭逢地震之类的灾害剧烈震动起来,那些部件想必会叮叮当当地震荡敲击,宛如编钟。

“缺失的都是关节?”

“你怎么知道?”阿格妮丝满脸写着惊奇,“所以说非常遗憾呢。虽然薇瑟机甲实现超凡功用的基础是Aldnoah,他们造甲的工艺也非常值得探究。毕竟那些天马行空的形变方式是需要硬件支持的啊。”

显然,眼前的机甲归置完整。洛亚尔不意回答阿格妮丝的疑问。这些搞研究的北欧人也是非常有趣,不从每个构件入手,竟然开局就来了个拼图游戏。明明现在地球的科技水平,放在火星远古文明前面就如同幼儿一般,却竟然反抗了幼儿的拆卸本能,打先有了拼装的意识。

“这个,现在是对外开放的吗?”

阿格妮丝回答的语调小小地跃动了一下:“没呢。除了打捞时有记者记录下现场,后来只有一个来访者见到过……你是第二个。刚才另一位不来真是可惜,不知道我们馆长还要私藏多少年。”

洛亚尔不禁有点在意:“申请观摩研习的人不多吗?怎么只有一个来访者?”

“并不是专门来看机甲的。是难得来看手札的。”

安娜·怀特?

“哦?这么特立独行?什么样的人?”他面朝着玻璃对面的机甲没有动,眼神却是飘忽的。

“特别帅,特别年轻的女性。”

是安娜没错了。

***

姑且放下安娜,总有时间搞清楚。洛亚尔心烦意乱地进行着录入工作。在他看来这本手札的内容过分无聊,只是某个神经质的军人被困海上,闲极之时留下的日志。

据阿格妮丝说那台机甲的救生舱缺失了,驾驶舱里也没有留下生物痕迹,想必日志军人最后被成功捕捞或者逃生……或葬身海底。

“还有多少?”他抬头问吉森。

“遥遥无期。”对面的声音透露着烦躁,“这狗屁字迹太难认了。而且文法不通,猜都没门路。”

“嗯?”他小小地疑惑了一下,寡淡地安慰道:“毕竟是经历过洗劫的地球,战后语言体系有很大改变也是可以理解的。好歹是英文写的,知足吧。”

洛亚尔盯着屏幕出神。这趟出行和他预期的样子差距很大,但具体有什么问题的,他又说不上来,甚至无法用失望或者满意来评判。所有事情都在情理之中,所有事情都有点偏差。

阿格妮丝出去的时候忘了关门,他转头就能看见外面的值班室。阿格妮丝的工位上放着一个马克杯,热气袅袅,咖啡的香气带着侵略性飘到他的鼻端。

***

“不能拍照,不能影印。不能,不能,不能!好笑!敝帚自珍么!”吉森翻出当初申请研习时签的条款,一边读一边吐槽。

洛亚尔躺在床上昏昏欲睡:“还好是BOSS出面联系的,没见着这家博物馆扣扣索索的德行吗……私人机构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啊。”

他忽然翻身起来:“我差点把安娜给忘了。”

“姐姐大人怎么了?”

“你听着就是。”洛亚尔行动力爆表地从通讯录里翻出安娜,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他觉着那等待接通的声音持续了一个世纪。

安娜这个人很难评价,是那种超出传统的合格的姐姐。不用妄图在她身上找到类似母性的东西,她从小到大带给洛亚尔的不是惊喜就是惊吓,对半开。但是她无与伦比的探索欲,永不枯竭的精神力,使她成为一个极其优秀的领路人。即使仰望她的小孩永远感到望尘莫及,却的的确确从她身上早早地了解到天地之浩大。

“aloha~”另一端传来声音。

“嗯。你在哪儿。”话一出口洛亚尔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果不其然。“西撒哈拉呢。”他又听到了离谱的答案。

“我想问……”

“我刚给了你个网址,去看。我的大作。姐姐终端快没电了,这里信号也不太好,下次再跟你讲哦。Bye~”

“喂!”洛亚尔难以置信地面对着忙音,“什么啊!”

“你感兴趣的安娜姐姐给我发了点东西。”洛亚尔黑着脸招呼吉森。他点开网址,跳出来的是个论坛。

“奈因将死季……小说?姐姐大人写的?”

“想必是的。”

他盯着那个标题——《将死季》——真是不祥。

“旁边是那个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身上尽透着股行将就木的气息。在机场繁忙的背景中,他像任何一个普通却气质出众的旅客,半张脸埋在风衣的立领里,修长的手指随意翻着护照。他举起那本薄薄的册子伸到伊奈帆面前,挡住了右眼,问:‘这样你还看得见我么?’

“‘看不见。’伊奈帆如实回答。失去外挂,这只瞎掉的眼究其一生可能才得见所爱。

“‘可你以前从来都是拿这只眼睛看我。’他轻叹一声,转身跟随人流走向出口。”

 

2018-06-17 热度-11 AZ奈因
 

评论

热度(11)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