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末路的英雄 Ⅲ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世评说

— — — — — — — —

来人是个女性研究员,不拘于打扮的那类。她走到他们面前,伸出手。洛亚尔见她手中握着东西,不像有握手的意图。果然她忽然五指伸展,两块吊牌坠下,挂在她指间摇摆。“带上这个,我领你们去库房。”

那是两张临时出入证。

“阿格妮丝,”引路的途中她忽然道,指着自己,“幸会。”

那份手记明显不受重视,被闲置在不起眼位置的保险柜里。阿格妮丝把原件拿到房间中心的工作台上,打开桌面上的背光,将一些散落的纸页一字排开。最后她手上的是本破旧的软牛皮本,颇为散漫地搁在二人面前。

吉森背着手弯腰打量那些纸页,不急着细究,口里闲闲地和阿格妮丝套近乎:“目前申请参观这个的人还不多吧?你们博物馆有什么打算?收为馆藏还是拍卖出去或者转给别的博物馆?”

阿格妮丝正在杂乱的置物架上翻找些什么,闻言手上一顿,转过头来仿佛思索一般地犹豫道:“没有具体决定……不太符合这个馆的主基调所以必然不会被纳入馆藏,但目前并没有任何一个机构表明收藏意向……是个麻烦呢。”她转回去继续手底下的工作,“这玩意儿虽然是上个月被发现的薇瑟机甲的附带品,但明显没有受到可以与机甲比拟的重视度。馆长在认定这既不是训练日记也不是作战计划以后便弃之如敝履地扔给我一个人负责,以目前的技术保存这种程度的纸张轻而易举,但要提到修复什么的对我而言那便是天方夜谭了。啊,找到了。”

她拿着小工具包和喷剂走到工作台前,颇为细致地开始往纸页上喷洒固定剂:“你们得等我先做下处理,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碰。”手中稳稳当当地使用着镊子将纸张翻面,“其实这种工作简单得让人怀疑人生……”

洛亚尔的手环震了一下,他调出手机界面,来自吉森的消息在闪动。上书二字“磨叽”。

他朝着吉森笑了一个,正常人会将之理解为“同感的无奈之笑”。洛亚尔内心厌倦,默念:不要找我抱怨,不要找我抱怨。

无力改变的事情忍忍就好了,何必策动自己义愤填膺。他对假装义愤填膺的伙伴这件事深感疲惫,决定转移下话题。

“薇瑟机甲对外开放参观吗?”

“那个啊,等我做完手底下的,风干时可以带你们去。但今天那边实验室的负责人休息所以只能远远看看,进不去里面。”

“这倒是无所谓。”忽然有格林厄姆的消息闯了进来,洛亚尔点进去发现是个视频,颇为欣喜地从口袋里翻出耳机扣到耳朵上,作为逃避与近距离的人交流的借口。

格林厄姆搞自己喜欢的事情时效率极高,他给洛亚尔录的极光做了后期,加强了绿光与蓝色浓郁到发黑的夜空的尖锐冲突,仿佛下一秒就要冲出来划破眼球。倍速编辑后,视频只有短短几分钟,绿幕急速舞动,摄人心魄。

他站在当事人的立场上,诚恳地键入他的回应:太假了。

点击发送。他抬头发觉阿格妮丝正瞅着他,欲言又止,见他终于分给她点注意力,故作轻松道:“跟我走吗?”

“我就不去了。”吉森倏忽如同背景音一样地出现,“我就呆在这儿。”

洛亚尔听见阿格妮丝对他说:“你们的卡可以刷开这间库房的门。”,他连忙跟上女研究员的脚步,侧身冲吉森小小地挥了下手。

这个博物馆的内部员工通道如九曲回廊般复杂,洛亚尔留恋似的看了眼刚才走过的岔道,确信自己已经不可能做到正确地原路返回了。他点亮手机,没有任何新的消息。失落感无来由地弥散开来。他此时有一股无与伦比的冲动,停下来,不再走下去,刷一刷动态,随便什么都好。以缓解心中的焦躁。

他苦闷地自嘲:这其实已经比大部分人好多了,至少我的潜意识逼着我在看手机时不继续走路,减少了无故被各种意外事件搞死的概率。

阿格妮丝的卡划过卡槽,悦耳的滴滴声响起,那道横亘在灰黑色色调走廊中央的玻璃门滑进了墙壁里。

墙体真厚。洛亚尔脚步慢了两拍,仔细打量了几眼那道吞没了玻璃门的细槽。

吉森现在在干什么?脑中构建出一个建筑物的平面图,地下一层西南方向的小库房里有个代表吉森的光点,代表洛亚尔的光点正在相对北边、东西贯通、有些过于长的走廊里,向极西的方向行进,并且比吉森光点高出两三层楼的海拔。但这B1西南小库房和极西的目的地之间具体是如何联系起来的,洛亚尔真的无能为力。这所博物馆的外观看起来极为简明扼要,内里却一反常态地建得极度不常规,甚至将最为冗杂的结构设计呈现在并非参观区域的地方。

他觉得自己断断续续地上了数百级台阶。

最后的关隘不再是真正意义上的门。洛亚尔走过那道隔断时觉察出那实际上是防火卷帘。然后发现他的右侧出现了极为壮观的大块展示玻璃,延伸出去几乎超越视线。明亮无尘,那玻璃毫无保留地将对边的一切呈现出来,甚至无法在上面找到一丝接缝。

“这真是太厉害了。”洛亚尔轻微地叹息。他有点分不清自己究竟在为这道玻璃墙惊讶,亦或是为彼方巨大无垠的下沉式实验室。

阿格妮丝颇为骄傲地说:“这样的实验室是我们独有的哦。可以做到这么大面积高精度的湿度温度光照空气成分的监控,非常不容易。”

这不常见,尤其还有如此壮观的观览廊道。

他走近,鼻尖呼出的水雾打湿了一小片,把比眼睛所能聚焦之处更近的地方变得模模糊糊的。

那里有一架斑驳得几乎看不出原形的机甲,怪异的造型昭示这它的出产地必然不是地球。

超越人认知范围的科学就不是科学。洛亚尔坚持认为薇瑟的Aldnoah绝不能算在科学之列,那是奇幻,是魔法,是神迹,亦或什么难以言说的东西。薇瑟没有从未认清自己思想落后的本质,并天真地以为他们掌握那股力量,因而从未在要紧的地方追本溯源。等神迹消失,一切便以人类的故土为主场尘埃落定。


2018-05-26 评论-6 热度-12 AZ奈因
 

评论(6)

热度(12)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