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末路的英雄 Ⅱ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人挣扎出些许波浪

— — — — — —

与世界各地相比起来,挪威果然是个地大人稀的地方。松恩湖作为一个首府近郊、景色优美、空气怡人的游览地,竟然没有聚集起大批凑热闹的群众。

气象报告上显示奥斯陆已经降了三天雨夹雪,今天的降雨率也有百分之五十。在阴暗的地下轨道交通里,吉森举着手机质问洛亚尔:“就这种鬼天气你确定有得极光给我们看?”

屏幕微光印在洛亚尔脸上,他一边心不在焉地敷衍着吉森,一边翻飞着十指飞快地键入。吉森瞥见他通讯栏上的人名,阴阳怪气道:“你家格林厄姆不关心课题,却还是十分关心你的。”

“那样天子骄子式的人物,再怎么漫不经心也不是问题。大部分时候只关心自己感兴趣事情的人,比无时无刻不在刻板努力的人有趣多了,这可是人格魅力。到站了,咱们走。”

吉森被洛亚尔的话砸得晦暗了几分,紧随其后沉默地走出了地下长龙。

他们看见了大气层中附着的荧绿光带,原来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漂亮。

地下交通的出口离松恩湖近的很,他们浑身浸在冰冷的空气里,沿着冰冷的湖边走。洛亚尔挑了一个视野开阔的地方驻足,背靠漆黑的森林,面朝镜像似的世界,把一个小摄像头固定在岩石上,然后调整镜头的角度。吉森斜眼瞥着他手机上的监测画面:“其实摄像机里的世界比我们眼中的世界好看多了是不是?”。

“相机还原后的颜色毕竟和眼睛里的有差别,更别提调过各种参数的样子了。更鲜艳,更饱和的颜色自然更让人觉得漂亮。”

“那就算不上真的了吧?”

“哪有什么真不真的,相机本来也只是尽力还原我们眼中的场景,若能使得成像效果高于眼中的场景,那便越发居功至伟了。况且又有谁能说我们眼中的场景就是真的?鸟能看见紫外线,蛇能看见热成像,鹅看什么都很矮小。很难说我们是在用什么奇奇怪该的方式看世界。”洛亚尔抱着胳膊坐下来,笑得一脸无所谓。

吉森对他投以注目:“这样想也太令人不甘心了吧。我们至少都希望相信自己能够感知真实,能够切身地判断或主宰些什么,反观你甚至不在意自己眼见的真实性,就跟个局外人似的。说真的,想得这么超脱不会觉得空虚寂寞冷吗?”

“怎么可能。”洛亚尔偏头咧嘴笑,“我的脑子和身体可是割裂的。”他顿了一下:“大部分人都能很好地割裂吧。虽然理智上不见得认可,但身体切切实实地感知到了那便已经满足了大部分需求,‘感知’这个动作就包含了全部的意义了,实在没必要追求脑子和身体的统一。”

“‘想想就得,放放就过’”吉森嗫嚅两句,“这话谁说的来着。”

“格林厄姆呗。没想到他那松散的处世哲学能被你印在脑子里。”

天上的光带缓慢地流动,与时间一道流往过去,让人产生那仿佛是实体的错觉。然后逐渐被升涌的雾气湮没。湖对岸的树梢全部模糊在了一起,连成深浅不一的一片,像故意搅浑均匀的雾,再逐渐被稀释融化。

夜晚气温骤降,数个小时下来他们坐地遍体冰凉。最后一抹微暗的绿在监测画面里隐去,洛亚尔终于收起小摄像头。“咱们时间掐得正好。赶上近几天难得的放晴,又卡在起雾之前。”

“S级好运气,当心被守恒。”

“向来如此,天赋的一种。”洛亚尔转头揶揄道。

翌日,是个包裹在蒙蒙雨雾中的日子。比格迪半岛在六十年前的战争中扮演着彻彻底底的炮灰角色,那里曾伫立的十几座博物馆无一幸免。地球的通信修复后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波澜,火星也多了个“人类文明屠戮者”的称号。彼时人们仿佛觉得这非常关乎伦理问题,更异想天开地试图用这点罪名开除微瑟帝国的人类种籍。洛亚尔倒觉得,人类嘛,最关心的终归还是生存问题,就算精神上战胜了人家,拳头却不够硬那依然万事休矣。

轮渡抵达比格迪的海港时正好十一点,免除了人家博物馆开门前漫长的等待。这一切都得益于吉森的先见。早上他屁股黏在床上整理课题素材,目不转睛地对洛亚尔说:“不要相信北欧人的工作热情,大冬天他们绝对不会早于十一点一分钟开张大吉的。今天主要目的就只有那份手记是吧?机甲残骸里就算有什么值得深究的,单凭咱俩也看不出名堂。下回得建议boss和物理、生物、化学、军工随便什么系搞联合课题,可操作空间大,经费还多。咱穷得冒烟儿的文科专业啊。”

洛亚尔沉浸在清晨的打字声中心生怨怼,吉森强大的自说自话气场本没让他产生任何搭话的欲望。然灵光一闪,他忽然联想到了最晚吉森唯唯诺诺接的一通电话。“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昨天被boss查水表了是吧!”

“切!”

“怎么?大手大脚住酒店?还是大手大脚坐飞机?”

“天知道他怎么晓得我们住的五星的?你说出去的?”

“没没没。”

洛亚尔就是天。他头天晚上和格林厄姆通视频时对方仿若漫不经心地来了一句:“呦!你们住的不错的样子。谁挑的地儿?”

吉森和格林厄姆气场不和,却从未当面呛过或撕破过面子。他们那点微妙的关系洛亚尔心知肚明,但从未有插手的想法。格林厄姆放弃此次外出调研的机会后,吉森就显得有些过分积极。洛亚尔肚里暗笑:人啊,人啊,总会被无用的情感驱使。

他们去找前台的工作人员登记,事先有boss的接洽,一切都明了而顺利。等待接待的人来领他们去库房的一段时间里,两人百无聊赖地在大厅里转悠。洛亚尔无意中瞟到前台小姐登记来访者信息的电子页面,他们名字上方隔了几栏的地方有个名字让洛亚尔颇为在意:安娜·怀特。

这不是个罕见的名字。所以这背后指代的人,是安娜吗?


2018-05-12 评论-5 热度-4 AZ奈因
 

评论(5)

热度(4)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