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今天舍友说:吧唧嘴是我二十年的习惯,我绝对不会改的。

当初教西方文学史的老师是个快退休的人,说她自己就有吧唧嘴的习惯,吃得香特满足。她仔细观察过食堂里吃饭的学生,每一个都闭着嘴吃,跟兔子似的,看起来就很痛苦。所以她有自知之明,肯定别人有好习惯,但坚持不改坚持自由与享受,不过也同时不会去凑到别人跟前儿烦别人就是了。

我还有小时候的一段印象,吃饭的时候奶奶一本正经地跟我说不要吧唧嘴。这段印象的前提自然是,我当时正在吧唧嘴。

随便跟什么人群讲这类话题,都能听到对与以上十分类似的经历的描述。

看吧,这基本能推断出就人的本能而言,吧唧嘴才是最自然的。

打心底觉得不吧唧嘴是社交礼仪,并对这种口水音忍耐力极低的人一般都是我这种被纠正过的人,不以为然的往往就是那局内的。

社会这么大个环境,食堂里那么多闭着嘴吃饭的人,想来认可这么条礼仪的占大部分。那么凭什么?凭什么我们违背本能这么多年,被训练成巴普洛夫的狗一听吧唧嘴就恶心,而她们却可以大放厥词地告诉我们这是二十多年的习惯,是人性对自由的追求,是精神在美食上的至高享受?

2018-09-12
 

评论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