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末路的英雄 Ⅰ

《伊奈帆对谁说》外篇

奈因作古,且看后人挣扎出些许波浪

— — — — — —

洛亚尔对这趟出行很不满意。他当然知道挪威是极美的,就算将他的所在地缩小范围来看,奥斯陆兼具了人文和自然之美的精华,也非常值得流连。

但他偏偏不满意。尤其当一趟仓促的行程和令人向往的许多新事物结合了起来时。

吉森和洛亚尔本该是一道儿的,但大早上忙着哄他闹脾气的女朋友。于是也就比停止办理登机手续时间晚了那么一分钟的,站在安检口外和洛亚尔遥遥相望。

洛亚尔站在加勒穆恩机场里某一个看起来是大厅正当中的位置,身旁人流如织。他掏出手机,查看吉森发来的消息。直立立的样子在这种富有动态的场所里显得格外傻。

16:46,他把手表费力的从层层袖子中翻出来时,正想着他或许得在机场多等几个小时,等吉森落地后再一起去预定的酒店。吉森从来都不辱他“稳重”的名声。从他和洛亚尔“阴阳两隔”的时间点算起到洛亚尔的飞机起飞手机关闭,中间有足一个小时,他愣是没有把改签的事情办妥。这也就意味着,洛亚尔此时丝毫不知道吉森的行程。

他把吉森的航班号输入搜索栏,得到的结果让他木了一会儿。他眨了下眼睛,努力把脑子里某些荒谬的思绪排除出去,比如说页面上显示出的达到时间其实指的是明天的16:00……

没办法,事实就是如此……

“喂!洛尔!这里这里!”

该死的吉森,比他晚了三个小时出发,降落竟然比他还要早十分钟。

“咱们坐巴士?这边是去乘车处的人流,咱快跟着走……”

该死的吉森,竟然少受了三个多小时坐飞机的痛苦,享受了比他贵两百多刀的可报销机票!

“快别傻站着,刚才看你就跟个图腾柱似的。”吉森大力的一巴掌打在洛亚尔背上,打出了他郁结于心的一口气,打得他神志飘散了一半。

 

洛亚尔头靠着玻璃窗。窗外飞驰而过的街景像被水洗过一样,湿漉漉地盛着饱和度极高的色调。

他们路过数多白墙灰瓦、红墙灰瓦亦或者黄墙灰瓦的房子。这就是挪威,摄影爱好者最为钟爱的地方之一,他想着……挪威……北欧……ins……北欧风……ins风……

战后的世界早就开始渐趋繁荣了,并且正在走向越来越难以预料的境地。他见过无数的设计品中展现的北欧风,与此时之见不甚相像。排除了了人工的提炼、抽象、再加工、具象化的过程,真实北欧风格并不具有想象中过分的视觉冲击,它来自普通的人、普通的民族、普通的历史,天地上下都自然地融通在一起。这里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地方而已。

洛亚尔本来抱着强烈的愿望要定一家homestay,被吉森坚决否决了。他义正言辞地道:我们不是来体验北欧民俗风情的,事实上我们的研究对象跟北欧一点关系都没有,地点只是个巧合罢了。

洛亚尔当然认为吉森只是想沾着课题经费的光,住一住世俗意义上奢华的酒店而已。“怎么没关系,界冢的姘头是个北欧血统的来着。”

“嗯?”吉森困惑的反映让洛亚尔猛然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安娜的兴趣和灌输来的思想根深蒂固的影响了。

他把少得可怜的随身物品在房间里归置好,然后沉默了下来。晚上六点,博物馆早就关门了。

早上临行前,安娜破天荒地在家安分了两天,送他出门时随意叮咛了两句,大体意思挪威也不是什么治安好的地方,晚上别瞎逛。

“诶,你记得安娜吧?”

“谁?”吉森在大部分事不关己的事情上都是困惑的。

“我姐姐。”他忽然开始疑惑自己要讲什么,或者说是疑惑究竟为什么与吉森提起脑子里一闪而过的念头。

“是个有型极了的人。”吉森赞叹。

“哦,是么。”洛亚尔神情寡淡,“她对界冢伊奈帆这个人也是非常感兴趣的。可惜关注点与我们大相径庭……更多些桃色史……”

吉森面部表情里显露出对于洛亚尔强行扭转话题潜意识里的不适感,却并未就此不依不饶:“有吗?那边的女王?感觉他和女性的瓜葛堪称少之又少。”

“啊,可不。”他凑到窗边去观察黑沉沉的天空,“安娜比较感兴趣的是界冢和特洛耶特的桃色史。”话音落后他没绷住,噗嗤笑了声。

吉森无奈地耸肩:“奇怪的女孩子们。虽然没从我女朋友口中听过这对儿,但类似的cp绝对不算少。”

“谁的手机在响?”

“不是我的。”

手在身上各个口袋的逡巡一圈,洛亚尔迷茫地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跟猛然回神儿了一样冲到床边,抄起包翻里头不知道埋藏在哪儿的手机。显示屏上跳动的名字是格林厄姆,他麻利儿地接通,被突如其来的外出考察任务搞得沉闷的心情里刷上了一笔彩色。吉森认为洛亚尔再次昭然若揭地表现出了什么,非常drama地演出“又有狗男男想闪瞎我的眼睛”。

“洛尔!你们那儿今天有极光!论坛里说今天空气极好,奥斯陆城里就能见到,你快去蹲点儿,到时候拍照给我。”

“哈?!你自己翘了这趟挪威的任务结果喊我给你拍照?这世上天理何在?”

“不要这么小气,我的乖。回头把雪莉做的小布丁分给你。”


2018-01-30 评论-7 热度-15 AZ奈因
 

评论(7)

热度(15)

©鬼鸣涧 Powered by LOFTER